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6章 七斤三兩(加更2)
    徐安安出院的時候,已經是2004年1月18日,臘月二十七。

    再過兩天,就是大年三十,一年一度的除夕。

    也許,金陵兒童醫院正是考慮到新年將至,所以讓孩子在這個時候出院吧?

    三個半月時間,徐同道前後共支付近二十萬的醫藥費。

    當然,這點錢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最重要是女兒能平安出院。

    女兒驚人的食量,他驚嚇之下,連忙打電話給女兒之前的主治醫生,問這食量正不正常?能不能一次給孩子吃這麼多?

    電話里,主治醫生說︰“還是少給她吃點吧!適量增加一點奶量是可以的,但她之前畢竟患過結腸炎,對吧?”

    “可是,不給她吃飽的話,她不停哭鬧啊!”

    徐同道提出自己這里的困難。

    主治醫生︰“呃,那你們先盡量少給她吃一點吧,等一天看看她的大便是不是能正常排出來,如果能正常排出的話,你們再適量給她一點點增加奶量,對了,益生菌也要給她經常喂,那個是給她調節腸胃功能的。”

    ……

    徐同道等人這一夜過得膽戰心驚。

    實在是徐安安小同學太能吃了。

    每頓都要吃要150毫升,並且仍然意猶未盡。

    徐同道、魏春蘭他們都擔心她那麼小的身體,之前腸胃又不好,腸胃能不能受得了?

    結果……

    徐安安最近好像在拉肚子,一夜給他們拉了四次。

    令他們夫妻倆驚喜不已。

    之所以驚喜,不僅是因為這說明女兒的結腸炎沒有再犯,還因為出院的時候,醫生再三叮囑︰孩子出院後,最好讓孩子多吃多拉,那樣才能盡快幫孩子把體內的毒素排出體外。

    一天、兩天、三天……

    轉眼,五天時間過去了。

    這五天時間里,徐同道和魏春蘭、葛小竹等人都漸漸習慣了徐安安這小家伙驚人的食量。

    每頓的奶量,已經從初始的150毫升,上升到180毫升。

    每頓180毫升的奶吃完,小家伙才會心滿意足地舔舔嘴唇,咂吧咂吧小嘴,然後帶著一臉滿足的微笑入睡。

    每天晚上,徐同道和魏春蘭都會親自幫女兒洗澡。

    這是徐同道自己決定的。

    因為他覺得每天都洗個澡,睡得才香,而睡得香、吃得飽,身體才能長得快。

    這五天時間,徐安安吃得好、睡得香,臉色一天比一天白,明顯沒剛出院的時候那麼黑了。

    而且,她每天平均要拉大便七八次。

    小便不計其數,因為包著尿不濕,也沒法統計。

    五天時間,從大年初一開始,每天都有人來看望小家伙。

    主要是徐同道和魏春蘭兩邊的親戚、長輩,還有一些徐同道的合作伙伴,知道他女兒出院了,又正好趕上新年,便紛紛帶著禮物、紅包來看望。

    第五天晚上,準備還女兒洗澡前,徐同道特意買來一只電子秤,拿來一只洗腳盆,盆里鋪了一件厚厚的毯子。

    然後把鋪了毯子的腳盆放在電子秤上去皮,最後將女兒抱著小心地放在盆中的毯子上。

    ——稱重。

    這幾天女兒的臉色越來越好,臉上好像也長了點肉,他感覺女兒體重應該是長了一些。

    但感覺會騙人,他怕那是自己的錯覺。

    還是用秤稱一下比較準確。

    給女兒稱重之前,他已經給女兒摘了尿不濕,小家伙身上只穿著一件單薄的上衣,反正空調房里很暖和,也不怕她凍著。

    結果卻把他們都嚇了一跳。

    4.55.

    這是徐安安被放到秤上,稱出來的數據。

    徐同道、魏春蘭、葛玉珠、葛小竹、徐同路,幾個人腦袋都下意識湊過來看秤上的數據。

    結果都被這數據嚇了一大跳。

    徐同路︰“臥槽,真的假的?這秤不準吧?”

    葛玉珠︰“呀?大哥,你剛剛確定去皮了嗎?你是不是忘了去皮呀?”

    魏春蘭︰“這……是不是稱錯了?”

    徐同道也懷疑是不是稱錯了。

    畢竟女兒出院才五天,出院的時候,才三斤八兩,之前住院三個半月,體重才長一斤四兩。

    而現在才出院五天,怎麼可能就長了七兩?

    這不科學啊!

    他連忙小心地把女兒抱起來,讓小家伙離開秤,秤上只剩下放著毯子的洗腳盆,而此時秤上的數據顯示是——0.

    這說明這盆和毯子,剛剛是確實去過皮的。

    徐同道皺著眉頭,疑惑地將女兒又放到盆中的毯子上。

    電子秤顯示屏上的數據閃了幾閃,才穩定下來。

    而這次穩定下來的數據是——4.57.

    不僅沒少,還變多了一點點。

    徐同道等人面面相覷。

    徐同道遲疑著問︰“好像真有四斤半了?”

    魏春蘭︰“這秤真沒問題?”

    葛玉珠︰“大哥,要不咱們較一下這個秤吧?找個正好一斤的東西放在上面稱稱看?”

    徐同路皺眉︰“哪有正好是一斤的東西?”

    徐同道想了想,抬手示意,“你們別急!我剛剛買秤的時候,我記得包裝盒里好像有一張說明書,說明書上好像寫了怎麼調校,我去找找看,媽、蘭蘭,你們先幫安安洗澡,我去找說明書!”

    魏春蘭和葛小竹沒意見,都出聲答應。

    徐同道去找來說明書,按照說明書上寫的辦法,和弟弟徐同路一起,用幾枚硬幣來測試這秤準不準。

    但,幾次測試,都顯示這秤是準的。

    兄弟倆面面相覷。

    徐同路︰“哥,安安好像真長了七兩,五天長了七兩……”

    徐同道表情復雜地笑了笑,“是啊,好像是真的。”

    ……

    帶孩子的日子,很辛苦。

    沖奶粉、喂奶、換尿不濕、給孩子洗澡、幫孩子清理大便、孩子打嗝,要把孩子抱起來,給孩子拍背,孩子哭了,要哄,孩子不睡,也要哄……

    孩子沒有白天和黑夜的觀念,她隨時會哭會拉會鬧會打嗝……等等。

    所以,照顧孩子,需要不舍晝夜。

    但……

    看著女兒的膚色越來越恢復正常,看著她的小臉上漸漸長了肉,身上、胳膊、腿上的肉也越來越多,辛苦之余,卻又覺得很滿足。

    女兒出院一個月整的時候,徐同道又特意給女兒稱了一下體重。

    七斤三兩了。

    也就是說,徐安安小朋友出院一個月,體重長了三斤半。

    小臉都快長圓了。

    而且,經過一個月時間用小米袋給她固定腦袋的睡姿,她出院時,歪斜嚴重的後腦,也被調整過來不少。

    雖然還是有點歪,但已經歪得不明顯了。

    返回1998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