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九章 援軍
    敗犬這個字眼深深刺痛了帶土。

    白石義城卻不給他反駁的機會,趁著隕石落下還有些時間,操控著替身依次進入超負荷狀態。

    超負荷狀態對查克拉的控制能力要求極高,遠距離操縱的情況下,他最多同時能讓兩個替身進入這種狀態。

    兩個替身進入超負荷狀態後,瞬間出現在十尾的腹部,上去就是一拳,然後炸成漫天血霧。

    足以摧毀須佐能乎的力量打在十尾的身上居然只是讓它的身體踉蹌兩步,吃痛的發出了一聲怒吼。

    然而這僅僅只是開始,所有替身都開始排著隊送死

    等到隕石徹底落下來時,十尾已經被打趴在地上,憤怒的吼叫從未斷過,脫離了帶土的控制,它現在只是依靠本能在行動。

    轟隆!

    堪比尾獸玉規模的大爆炸裹挾著無數碎石亂飛,聯軍中被波及到的不在少數。

    等到爆炸的煙霧散盡,地面上多出了一具具死不瞑目的尸體。

    看到這幅慘狀,戰場詭異的安靜下來。

    過了會,突然響起了鳴人憤怒的聲音。

    “混蛋,你到底是哪邊啊!”

    這句話幾乎是大多數忍者的心聲。

    本來看到白石義城對帶土和斑出手,他們還以為來了強有力的增援,結果幾個大招下來,敵人屁事沒有,反倒是他們死了一堆人。

    而斑和帶土的心情也不怎麼好,他們已經看出來了那家伙的目標根本不是他們,而是忍者聯軍,不止如此,那家伙還瘋狂刺激十尾,其用意不言而喻。

    “帶土,你和那家伙是怎麼回事?他在協助你?”

    “不,他的目標是統一世界。”

    帶土把黑絕那一套白石義城統一世界的說辭講給了斑。

    “統一世界?”斑臉色很怪異︰“如果按照你的說法,那小鬼是在削弱忍者聯軍?”

    “嗯,十萬白絕陣亡,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而忍者聯軍卻還有那麼多人,如果單以勢力來說,肯定是忍者聯軍勢大,他這種舉動並不奇怪。”

    “哼!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那小鬼是在瞧不起我們嗎?”

    “等到世界滅亡,後悔也晚了,斑,那種戰斗方式是怎麼回事?”

    “你也看到了,那是一種自殺式攻擊的禁術,具體原理我也不清楚,算是他唯一能傷到我的手段,如果不是本體出手的話,根本不值一提。”

    斑看向越來越暴躁的十尾,若有所思道︰“十尾好像在積蓄力量帶土,差不多該讓這群烏合之眾消失了。”

    “說得也是。”

    兩人同時開始結印。

    “火遁,豪火滅卻!”

    “火遁,暴風亂舞!”

    狂暴烈焰席卷整片戰場,關鍵時刻鳴人利用九尾的查克拉保護了眾人,不過卻也累的退出了九尾模式。

    說實話,聯軍的存在完全就是鳴人的拖累,實力不在一個次元,即使再怎麼堆人數都沒用,光是對付帶土和斑都已經十分吃力,還有一個愈發狂暴的十尾,無論怎麼看聯軍都沒有勝算。

    這時,十尾突然把嘴巴張得很開,緩緩吐出了如同花朵般的炮台,

    暗紅色的尾獸玉迅速成形,而十尾瞄準的正是鳴人。

    現在的聯軍在總部被摧毀後,指揮系統已經癱瘓,都是各自的隊長憑借著經驗在指揮,然而面對十尾的尾獸玉,所謂的經驗根本起不了作用。

    只有奇拉比一個人使用尾獸玉轟擊尾獸玉,可惜,十尾和八尾的尾獸玉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東西,剛剛接觸就全部被彈開。

    眼看著十尾的尾獸玉越來越近,鳴人的臉色卻依然平靜,因為他知道強援即將來臨!

    “木遁,榜排之術!”

    一面刻著獠牙鬼臉的木質盾牌出現在鳴人面前,然而尾獸玉卻突兀的消失無蹤。

    “我來晚了嗎?”

    “不,來的正是時候!爸爸!”

    波風水門如同救世主般的出場,氣場直接拉滿。

    與其相比,另一個人就顯得很尷尬了。

    庚樺撓著頭說道︰“我好像做了多余的事情”

    鳴人回頭望著他︰“你是庚樺?”

    跟以前相比,庚樺長高了很多,而且那張臉越來越像那個混蛋皇帝,鳴人差點就沒認出來。

    替鳴人療傷的春野櫻喜出望外︰“庚樺君以你的身份怎麼會來戰場?”

    小櫻曾在桃之國跟隨跟隨綱手師徒三人進修,期間和庚樺見過面,兩人的關系也很不錯。

    庚樺︰“沒有辦法,不止是我,還有很多人”

    話還沒說完,千手柱間,千手扉間,猿飛日斬,佐助,大蛇丸都陸續到場,與此同時,天空上響起了引擎的轟鳴聲,隨著機艙打開,土影大野木,雷影艾,水影照美冥,風影我愛羅,綱手當先跳下飛船。

    緊隨其後的就是右赤,靜音和琳,還有奈良,山中,秋道三族中的忍者,如同下餃子一般,密密麻麻的人影從飛船上不斷跳下,場面十分壯觀。

    “是桃之國的忍者”

    五大國的忍者幾乎都露出了憤恨之色,綱手有些不解,向右赤詢問後,頓時沉默下來。

    先是和聯軍內訌,然後又經歷了白石義城敵我不分的忍術波及,五大國的忍者對桃之國忍者的信任感幾乎為零,難怪會露出那種神色。

    如果不是五影在場,肯定會有人破口大罵,甚至大打出手也有可能。

    而四位影在戰場上深受重傷陷入昏迷,如果不是綱手听右赤提了一嘴,特意去救了他們,恐怕他們也沒命到達戰場。

    礙于這份恩情,他們只能約束部下,而且相比起右赤和白石義城,綱手的人品無疑更有保證。

    突然一聲巨響傳來,斑站在一塊巨石上,十分興奮的喊道︰“柱間,等你好久了!”

    “等會再找你!”千手柱間用手指著正在向聯軍奔來的十尾說道︰“沒有辦法,因為要先解決它。”

    如同當頭潑了一盆冷水,斑興奮的心情瞬間沒了︰“我跟他果然合不來。”

    算了,就看帶土表演吧。

    如果帶土不死心,肯定不會對自己使用輪回天生之術,就算強行控制帶土,也要先想辦法削弱帶土。

    斑已經察覺到自己設置在帶土心髒中的咒印失效了,雖然還有後手,但那後手憑帶土現在的實力很容易就會被掙脫。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