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二章 誣陷
    林穆清獨自開車回俱樂部的路上,天下起了小雨。

    他頂著有點濕漉漉地頭發回到訓練室里,看到全隊所有人都在,氣氛凝重。

    “怎麼回事?”

    他沉聲問。

    “剛剛收到賽事方發來的消息,他們說,星輝戰隊的教練,舉報我們在比賽中作弊。賽事方正在查證當中。”

    卷毛哥的臉色凝重,顯然收到這樣的正式消息,證明賽事方可能已經掌握到了什麼“證據”。

    “這不可能。現場有全程錄像加裁判。我們一直是正常打比賽。”

    這樣莫須有的罪名,不只是林穆清不相信,他們幾個加起來,也完全想不到還能怎麼扣上作弊的名頭。

    “沒想到星輝這麼損!打不贏我們,就說我們作弊!”

    “賽事方應該會調查清楚的,還我們一個清白。”

    齒輪和跳起來罵他們的寄北不同,他還是覺得,賽事方會公正處理這件事。

    可他們等來的,卻是賽事方很不講道理的一條處罰公告微博。

    微博都已經發出去了,他們這邊才收到賽事方的通知,說是經過視頻證據和前八戰隊的內部投票,得出了當前這個處罰結果。

    所謂的作弊,說是台下有人給了選手信號,透露了對方戰術布置。

    龍煌戰隊八進四的比賽成績宣布無效,且取消了戰隊的比賽資格,由星輝戰隊繼續接下來的半決賽決賽。

    看到賽事方的微博之前,龍煌戰隊確實收到了小道消息,說是賽事方組織了八強隊伍的經理代表俱樂部內投,決定最終的處罰結果。

    還沒等看到更確切的消息,微博上竟然直接爆出來了!

    這麼急吼吼地公布處罰結果,很難不讓人懷疑賽事方到底是不是有在“公正處理”!

    但京都煙雲的合作賽事方並沒有想到,龍煌戰隊不僅本身是個扎手的硬茬子,他們家的粉絲更是凶得能罵上了熱搜。

    賽事方微博短短半小時內傳遍電競圈,從玩家到戰隊粉絲,從游戲主播到電競媒體,甚至驚動了其他熱門游戲的戰隊和選手們的關注。

    各種角度的罵聲層出不窮,摻和進來的戰隊粉絲越來越多,戰局愈發混亂。

    春夏秋冬連龍煌戰隊都作弊?這什麼世道啊!是不是感覺自己發展得好了,有點飄啊?

    貓貓貓貓我不相信龍煌俱樂部會做出這種事,官方不放實錘嗎?一張通告走天下?

    熱愛學習的皮卡丘平常就龍煌的腦殘粉最多了,天天哥哥,哥哥的,那些女粉絲,當人家隊長的舔狗,結果是個作弊狗!垃圾。

    進擊的阿騰你們這些粉絲要點臉吧。小心求錘得錘,哭得親媽都認不出來。

    一曲鳳求凰星輝戰隊撿了個半決賽名額,還好意思笑呢?

    主播玩游戲的燦燦這個事我來評評理哈!首先我不是龍煌的粉絲,我覺得各位也不必急著罵,坐等一個賽事方放實錘證據。畢竟賽事方會發這種公告,肯定是要調查的。龍煌作為一個老牌俱樂部,肯定也不會認下自己沒做過的事,現在你們的爭吵都沒有意義,大家就應該一致呼吁賽事方放出證據。

    ......

    因為相關的話題討論度很高,熱搜上升位的後半段已經掛了兩條相關內容︰京都煙雲選手作弊,龍煌粉絲求錘。

    當然,後一條的排名還沒上去,位置比較靠後,是龍煌的粉絲自發刷起來的詞條,後來被經理卷毛看到,特意聯系了老板曾茂然。

    老板正在外地談一個投資項目,結束以後才看到自家俱樂部被公告了。

    相關話題還沖上了微博熱搜。

    他當時第一時間听卷毛匯報了這件事的時候,就覺得離譜。

    于是又第一時間打給了賽事方,詢問具體情況。

    對方推諉了半天沒說出個啥,只說正在內部調查。

    結果第二天就搞了他一手?

    要說他不了解的選手作弊,他還真得回去先問明白自家人。

    但是京都煙雲這個隊,有林穆清坐鎮,他怎麼可能容忍有人搞作弊這一套?

    曾茂然雖然不怎麼在俱樂部里上班,但是和他們相處的時候,也大致摸清了他們的性格。

    五個正式成員大多十幾歲,就算林穆清自己也不過剛滿二十。

    平均年齡是小,性格也各異,但是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他們都有天賦型選手的驕傲。

    也正是因為這份驕傲,他們不會賭上剛剛開啟的電競道路,選擇在正式比賽中作弊。

    不能,也不屑。

    龍煌戰隊如今在賽場上勢頭正猛,有必要搞這些?

    曾茂然越想火氣越大,直接吩咐卷毛給粉絲們刷出來的熱搜添一把火。

    沒有直接動用俱樂部的官號懟賽事方,已經是他最大的理智了。

    公開懟,既是代表徹底掰了,撕破臉。

    沒有絕對的勝算搞垮賽事方,對方就會繼續承接京都煙雲後續的比賽,真有什麼貓膩的話,反而暗中使絆子的機會更多。

    所以公然battle,是對自己戰隊里幾個選手的不負責任。

    他不可能因為自己上了頭,不考慮選手們未來的路。

    微博上,越多越多的輿論開始倒向了龍煌戰隊,就連別的游戲的電競粉,也出來替龍煌說話。

    因為京都煙雲的合作賽事方和幾大熱門游戲的賽事方並不是一個級別的。

    京都煙雲本來就是首次挑戰rpg類手游電競賽事,怕大的賽事方承接了以後,還是會把重點放在原本的熱門項目上,對他們的游戲不上心。

    所以千選萬選,選了個規模適中的競技賽事運營公司來負責。

    一個沒有權威性的賽事方,憑一張公告,就想判定一個選手作弊,完全沒有說服力。

    曾茂然囑咐了自家俱樂部的所有選手在看到實錘以前不要發聲,自己私下聯系了京都煙雲游戲方的人,向賽事方施壓。

    還在學校的林月謠,第二天早上是被媛媛吵醒的。

    迷迷糊糊地听到她說,龍煌戰隊出事了,立馬就清醒了!

    從床上一個 轆爬起來,抓起手機。

    “我們粉絲群里的姐妹們都氣瘋了!穆隊技術那麼強,還需要作弊?”

    林月謠刷著手機,被義憤填膺的媛媛給情緒傳染了,立馬轉發了賽事方的公告微博,重重敲出了四個大字。

    媽的,智障!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