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七章 誰是闕宣
    趙雲來到張面前,指著他問道︰“你就是張吧?”

    張現在只想活命,雙腿一軟,跪地求饒道︰“將軍,我是被闕宣逼迫來的,將軍,你放我走吧!”

    “你怎麼來的我不管,這些話留著去和我們揚威將軍說吧,綁了。”

    隨著趙雲一聲厲喝,旁邊士卒應聲把張綁了起來。

    “誰是闕宣?”

    趙雲又高聲問道。

    賊眾無人回答,但是不少人偷偷看向躺在地上裝死的闕宣。

    這些趙雲都看在眼里,冷笑一聲,繼續說道︰“本來只想擒拿賊首闕宣,既然闕宣已逃,這些人就全部殺了吧。”

    旁邊士卒齊大聲應道︰“諾。”

    提著刀就要真的來斬殺這些已降的賊眾。

    “是他。”

    “將軍,我們“陛下”已經死了,就躺那兒呢。”

    許多賊眾一听,紛紛指著躺在地上的闕宣,竟然還有人喊他為陛下,或許是喊習慣了,一時改不過口。

    趙雲再次冷笑道︰“死了?死了也把首級砍了,送回昌邑。”

    此言一出,躺在地上裝死的闕宣立馬復活,翻身起來急道︰“我沒死,我沒死。”

    “沒死就好,綁了。”

    除了張和闕宣,被俘虜的賊眾有兩千多人,其余皆已被斬殺。

    趙雲讓那些俘虜把尸體全部掘地掩埋,然後押著張闕宣和這些俘虜向華縣行進。

    留守華縣的一千名賊眾本來想要據城而守,可是見到闕宣和張,還有自己的兩千多名兄弟都成了兗州軍的俘虜。

    兗州軍的將軍還向他們喊話︰“降則可活,守則必死。”

    他們自知守城也守不了幾日,便開城出降,求一條活路。

    “趙校尉立此大功,回去必升為將。”

    洪方羨慕地對趙雲說道。

    趙雲只是笑笑,沒有答話。

    自己投效劉達以來,這是第一次立功,是否升為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沒有辜負揚威將軍的囑托,活擒了闕宣和張。

    不過對付這些烏合之眾,勝得太容易,並沒有讓趙雲感到有太多的成就感。

    “趙校尉,那些財物怎麼辦?還有那些女子……”

    洪方看著眼前的幾百車金財貨物,還有那一百多個年輕的女子,笑眯眯地向趙雲問道。

    趙雲想都不想就回道︰“財物退還給遭劫的百姓,被擄女子全部縱還回家。”

    洪方見趙雲說得堅決,欲言又止,過了一會才又問道︰“那這些俘虜呢?”

    趙雲想了一下,本來是想讓洪方留在華縣,自己押送闕宣和張回昌邑,現在見洪方眼饞那些財物和女子,不敢讓他留在這里,便說道︰“你帶五百人押送闕宣和張回昌邑,我留在這里看著這些俘虜,等候劉將軍的發落。”

    “此次出軍,趙校尉為正,應由趙校尉押送二位首犯回昌邑,這里就由我來留守好了。”

    洪方想過,這些財物說是要退還給被劫的百姓,可是有些百姓在被劫的時候已經被殺死,這些財物便屬于無主之物。

    如果由他來留守,那這些財物便可由他所得。

    不過他的打算並沒有得到滿足,只听趙雲嚴聲說道︰“這是軍令。”

    趙雲何嘗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這些青州軍,以前當黃巾時候的賊性一時也改不過來,雖然現在不敢明搶百姓,可是有油水撈的時候,他們可眼賊著呢。

    洪方無奈,誰讓趙雲為正,自己只是副的呢。而且,趙雲過于厲害,以至于強奪財物的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不敢去實施。

    他帶領五百騎兵,押送著闕宣和張二人回昌邑。

    華縣的百姓得知兗州軍已經降服賊眾,逃離者紛紛返還家園,比百姓先逃的縣長和諸縣吏也回到城內。

    “你便是縣長?”

    縣官寺內,一個衣著破舊之人進來,自稱是縣長,趙雲上下打量著他,怎麼看都不像,倒像是個逃難的尋常百姓。

    “正是,”那人答道,“我怕為賊人所害,才穿了這一身衣服,幸好躲過一難。”

    他是躲過一難了,可是許多百姓卻為此遭難。

    不過趙雲並沒有處置他的權力,而且也能理解他的行為,就算他組織起縣中吏民抵抗,面對張的一千徐州軍和四千多賊眾,估計也頂不了多久。

    “你速去把縣吏召回,貼出告示,凡百姓財物被劫者,逐一登記,若能證實者則可領回財物。”

    “諾。”

    縣長忙應聲,招呼幾位跟隨在身邊的縣吏,一起出去召集其他縣吏,並且貼出告示。

    趙雲來到那些被擄的女子面前,喊話道︰“賊首已被擒獲,送往州里治罪,賊眾也都俘獲,你們勿須再驚,現在都可以回家去了。”

    眾女一听,眼看自己就要委身為奴,卻不想竟能得救,現在還能回家與家人團聚,皆哭泣著向趙雲下跪拜謝。

    送走被擄女子,財物也退還得差不多,許多無法證實被劫之物者,有鄰里和里正作保的,也可以領回財物。

    這個是要連坐的,如果不確定,鄰里和里正也不敢來作保。

    而闕宣派去任城劫略的兩千賊眾,甫入任城,便遭到早有防備的李乾父子率眾伏擊,潰逃而散,皆逃回下邳,不敢再來。

    洪方押著闕宣和張回到昌邑,劉達見到二人大喜,沒想到趙雲的任務完成得這麼出色。

    他親自審問了闕宣和張,審出了一份闕宣與陶謙共謀造反的供詞,張便是陶謙派去與闕宣一起攻佔兗州之將。

    現在劉岱已經明白了兒子的用意,一切權力都交給兒子,自己坐享其成便是。

    劉達在昌邑城中,當眾宣布了闕宣與張的罪狀後,將二人斬首。

    又將二人首級和奏章一同送往長安,說徐州牧陶謙與逆賊闕宣共同謀逆造反,派兵攻佔兗州泰山郡,幸好兗州早有防備,擒獲二人,擊敗反賊。

    兗州牧劉岱,欲保天下之安,剿叛亂之賊,特命揚威將軍劉達,親率大軍,征討徐州謀逆賊子陶謙。

    雖然這個理由頗難讓人信服,但徐州將軍張與自稱天子的闕宣共同在泰山被擒,陶謙是怎麼也解釋不清的。

    劉達還讓程昱寫了一篇討逆檄文,遍發各州郡,共同討伐逆賊陶謙。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