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2章 高嶺之花
    阮笙剛微微抬頭偷瞄,就看到了這一幕。

    該說不說。

    這男人要是正常點,她可能會喜歡他……

    帥哥誰不喜歡啊。

    而且面前還是個,超級大帥哥。

    薄遇寒這姿色,確實是難得一見的美男,讓人難以抗拒。

    只是……

    想起了前世,他囚禁了她五年,還害死了阮霖蒙。

    她就覺得,這副模樣,實在是可憎。

    阮笙斂去了眼底的透亮,恢復黯淡。

    什麼時候了,她想的都是些什麼!

    阮笙轉過頭看向窗外,使自己平靜一點。

    -

    私人別墅前。

    薄遇寒先下車,然後在車外向阮笙伸出手。

    阮笙僅僅瞥了一眼,沒理會,自顧自的跳下車。

    男人縴細、骨節分明的手僵在原地。

    不過。

    薄遇寒凝了下眉,還是沒計較,收回手,跟在阮笙的後面。

    她一個人走到最前面,那高傲的模樣,像極了高嶺之花。

    高貴及優雅。

    男人的眸光暗了分,神情恍惚,令人琢磨不透。

    進到房間里。

    阮笙掃視了一下四周,這里她簡直太熟悉了。

    以至于,閉著眼她都能找上來。

    阮笙轉過身,面對薄遇寒。

    薄遇寒一時之間沒注意到她會突然停下轉身,兩人差點撞上。

    不過好在,他及時停了下來。

    “我想一個人休息,你就不用進來了吧。”

    阮笙淡淡開口,鳳眸抑制不住的冷漠。

    薄遇寒愣了一下,思索了兩秒,薄唇微張。

    “好。”

    即使是答應了,男人的眼中,還是透著失落。

    他感覺,永遠都踏不進阮笙的心。

    可,那又如何。

    阮笙,這輩子,下輩子,都是他的。

    無論付出什麼代價。

    “你出去吧。”

    阮笙退後兩步,就準備關門。

    薄遇寒不舍的看了她兩眼,還是轉身走了。

    阮笙關上了門。

    回到房間,她坐在床上,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這男人居然這麼好說話?

    他居然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問,就走了?

    這怎麼跟她想象的不一樣??

    前世薄遇寒可能暴戾無情,哪有這麼好說話!

    更不可能乖乖听她的!

    阮笙想了半天,得出了一個結論。

    也許,薄遇寒本來就好說話?

    只不過是上一世,她天天摔東西鬧別扭,跟他對著來,砸了他一櫃子昂貴天價的酒,還把他的別墅搞得雞犬不寧。

    即使這樣。

    薄遇寒都從來沒有怪過她什麼,只是不讓她出門。

    這樣想著……

    阮笙覺得,那個作精矯情的人,是自己?

    可。

    她並不想做一個金絲雀。

    再怎麼富養供著,也不過是一只籠中之鳥。

    沒有自由,沒有自我,被控制的人生,不是她想要的。

    而薄遇寒,什麼都給了她,唯獨剝奪了她的自由。

    越想著,阮笙的心情越復雜。

    不管了不管了。

    反正她前世活的那麼慘,既然讓她重生了,那她首先一定要保護好家人。

    仇人的賬,她也會算。

    薄遇寒,她也會想辦法逃出他身邊。

    等一切歸位,她就出國,跟哥哥爸爸三個人遠走高飛。

    再也不回來。

    她就不信,薄遇寒還能翻遍全世界把她找回來。

    薄少今天脫單了嗎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