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章︰今日無事,勾欄听曲!
    “各位同僚,我唐言如以束發之年齡進入錦衣衛當差,弱冠之年父親離去,添做百戶,以求補家父的千戶之缺,終三年而得成果,如今已過倆載.….….….….”

    庭里,站台之上,唐言如此時正大聲的和倆邊的錦衣衛說著一段開場白。

    意思呢,其實比較簡潔,大概就是,我,十五歲就跑來你們錦衣衛當差了,我在基層兢兢業業的干了五年,終于在我老爸死的時候,也就是我唐言如二十歲的時候,做到了百戶的位置,然後我就開始勤勤懇懇的補我父親的缺,一直到三年後才補上,到現在,我做你們的千戶已經倆年了。

    終于,零零碎碎講了快一柱香的時間,給這麼些個手底下人,狠狠回顧了一下過去,接著,注重一下現在,最後,展望一下未來。

    然後三個大板塊又說了幾個小點,唐言如嘆口氣,下來端起茶杯狠狠的飲了一口龍井。

    果然,不當官不知官話好,這官話,無論什麼時候,說出來都沒有什麼大錯,因為這玩意基本就和流水賬一樣,說來說去,基本都是風涼話,就一個字,穩。

    看著一旁乖巧伺候著自己的劉大能,唐言如暗嘆道︰“哎呀,沒想到啊,被腐蝕了啊!曾經深痛厭惡的官話,說的越來越順口,阿諛奉承的話,听的越來越順耳!”

    “群眾里面,有壞人啊!”

    稍微休息了一會,唐言如起身伸了個懶腰。

    “來啊,劉大能!”

    “千戶大人,屬下,在!”

    “今日無事,走著,勾欄听曲!”

    呼嘯之中,唐言如帶著幾十個小旗總旗官走出了千戶所,看著方向,那是直直的就朝著教紡司走去。

    一群人的動作,整齊劃一,走起路來,虎虎生風,倆側的老百姓一看到錦衣衛的標志,那都紛紛的趕忙避開,生怕被這群錦衣衛盯上,頗有一些,當年大明王朝小閣老—趙昊的氣勢。

    唐言如帶著人穿過了倆條胡同,終于看見了教紡司的大門,裝修的是真不錯,一個大院子,五層五開的酒樓,樓外有假山,有桃花,有怪石,有竹林。

    話說,你看這大明錦衣衛的位置設計就不對,你看看,把千戶所和教紡司的位置距離弄的這麼近,這不是誘惑我們這些個兢兢業業的錦衣衛們,搞的我們犯錯誤嘛!

    群眾里面,有壞人啊!

    哼著小歌,唐言如帶領著幾十個錦衣衛魚貫而入,雖說此時才剛剛晌午,估摸著還有一個小時才是飯點,但是,此時的教紡司里面已經是人滿為患,一個個的坐在台下喝茶,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台上的那個憐人撫琴。

    唐言如一進來便听到了這琴音,莊重典雅,且不落俗,毫無煙花之氣。

    疑惑的也抬頭望去,映入眼簾的,先是此女撫琴之手,細白修長,如蔥絲白茶,手腕微紅,白若無骨,戴著一塊雕文翡翠手鐲

    她穿著一身絲綢紅衣,盤頭纏發,上裝紫荊翡翠玉釵,發纏鳳尾燙金環,耳帶白玉琥珀吊墜,細白的脖頸,戴著一條群玉寶蠶金鏈。

    面若桃花,眼含春水,真是一個絕色佳人。

    唐言如瞪大眼楮,不敢置信,只是吞吞嗚嗚的說道︰“這.….這是.….這是.….”

    “劉詩詩.….….?”

    一旁的的劉大能趕緊解釋道︰“咳咳.….….千戶大人,听說最近周家倒了大霉,全族被抄家,滿門被抄斬,這上面的可憐人,應該就是周家二小姐,周妙彤吧.….….”

    接著,劉大能看了一眼驚訝的唐言如尋思了一下說道︰

    “額.….千戶大人,這地您比我們熟,不知道問問老鴇能不能插個隊.….….?”

    唐言如蹬眼看向劉大能罵道︰“啊呸!什麼熟,我從來沒來過這種地方,今天也是被你這種好色之徒,強行拉來的!第一次來!”

    “唐大人.….….”

    “別叫我唐大人!”

    “那微職如何稱呼大人.….?”

    “就叫我.….許七安吧!對.….….”

    唐言如晃了晃腦袋,點了點頭說道︰“對,許七安!”

    “不去勾欄,許七安。”

    “不當人子,許平志。”

    唐言如一揮發絲,打開手中的折扇,出口成章,說的就是我這種人吧!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