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2、第 52 章
    說實話,對姜念念而言,她的心里早已有些分明了。畢竟,有的時候,顧長卿與她獨處的時候,氣氛之間便多有狎昵,她又不是不曾覺察得到。

    更加之,顧丞相對遠在深宮的她幾番出手相助,這對算計、利益為上的顧長卿而言,自是極難得的。要知原主是什麼身份,男主心里白月光的影子罷了,縱使得到她青睞,于顧長卿本身而言,也不會有半點好處的。

    況且,姜念念到底是個現代人,又非原主,與這個世界里的人觀念有異。她從來不知三綱五常,也不知穢亂宮闈這樣的條條框框,只知她並不喜歡男主,從未對他有過半點心思。

    而與此同時,既然古代尚且有和離,女子也可以求去,自然是很好的。所以,她很早是下定了決心的,要麼就是走完劇情功成身退,要麼嘛,便求去。

    如果要一輩子都留在男主的後宮里面,和女主白月光這樣斗志昂揚的人爭斗,那才是太恐怖了呢。指不定,一次算計的錯,小命便一命嗚呼了。

    見她一時不說話,顧長卿放柔了聲音,又問︰“娘娘,你還沒有回答我,究竟答應,或是不答應?”

    他所說的答應,自然是指的那句“共枕眠”了。姜念念的心里到底是重重跳了一下,卻也有些拂不下臉面。

    小姑娘緊緊攥住了顧長卿的衣袍,故意挪開了視線,仍舊是有些氣上心頭,方小聲道︰“——這個問題,丞相大人以為呢?”聲音也是輕飄飄的。

    顧長卿眼底的笑意漸深,語氣卻仍舊是淡然的,他離姜念念的耳廓更近了些,才一字一句的道︰“——我卻半分猜不透娘娘的心思,必得娘娘親口告訴我才好。”

    姜念念細密的眼睫輕垂下來,覆在如玉嬌嫩的面容上,頓時只覺得絲絲縷縷的熱氣,從耳根深處再度一點一點的,蔓延上來了。

    顧長卿的言語自始至終都是柔和的,蒼白的面容上也帶著玉一般的淡然安寧,分明是叫人安心的神情,卻讓姜念念莫名感受到一股壓迫感來。

    ——就像是,逼著她,一定要看著他的眼楮,親口答應才好呢。

    可是,她的臉皮才沒有這麼厚呢。→_→

    不由得,小姑娘手中的手指也用力了些,幾近掐到顧長卿的肉里。而顧長卿依舊仍是這般,面上絲毫波動都無。

    姜念念忍不住猜想,如果她今日不將這個答案好好告訴顧長卿,她應是走不出這丞相府了罷!

    于是乎,姜念念仍舊是一眼不曾看他,方淡淡的道︰“大人這個問題,我不是早已回答過了麼,難道是大人早已忘記了麼?”

    少女嬌氣的神色之間,仍帶著些賭氣的意味。“若是像大人這般,每一次都忘記了,我又如何相信大人呢?”

    姜念念所指的,自然是上次被顧長卿帶出丞相府以後,顧長卿問她,願不願意成為丞相府的新主人。她當時自是回答願意的,而且,她還答應在宮里等著他呢!

    卻沒想到顧長卿竟似是問上了癮一般,竟每一次見面,便要逼著她親口說一次。

    顧長卿眸色微動,掩下了星星點點的笑意,他知道她是故意的,溫聲道︰“自是記得,可我卻想听娘娘再說一次。”

    姜念念抿緊了唇,繃著的小臉登時就要垮下來,甚至有點想伸手打人。顧長卿卻牢牢的抓住了她的手,言語溫淡,似笑非笑︰“娘娘引臣背上大不敬之名,難道時至今日,連一個答案都舍不得說與我听麼?”

    姜念念都震驚了:“這與本宮又有何關系嗎?”

    ……難道不是大腿來主動引誘她的嗎。→_→

    顧長卿凝眸望著她的眼楮,卻是緩緩的,溫言道︰“因是娘娘先出現的,在其宮深,亂我心曲。”

    姜念念頓時便有些難以言說了。

    她方才還勉力端著自己的架子,而此時的心里,卻頓時就軟了一半。像是柔軟的棉花,防備不及,只怕會被顧長卿牢牢的拿捏在掌心中了。

    “言念君子,溫其如玉。在其板屋,亂我心曲。”原本表達的是,少女對端方君子的愛慕之情,少年慕艾,而被顧長卿稍作修改用在此處,竟也有些叫她面紅耳燥的壓迫感來。

    原本的那些隔閡、芥蒂,甚至是顧慮,蒙蔽她眼楮的東西,在這個時候,似乎頃刻間便蕩然無存了。

    顧長卿是權臣,是手腕涼薄得很,所以才能將她挖掘到這個地步。他這個人,能看出她所有的偽裝,並且微笑著,看著她不得不卸下偽裝來,在他跟前,將所有的小心思都必得變得蕩然無存。然後再一步一步的,將她牢牢抓在掌中。

    “咳咳……”姜念念都忍不住低咳起來。然而顧長卿的問詢卻還未結束,只等著自己將答案說出來,她只覺得自己的手心都濕了些許。然而一句表露情絲的話卻還是生生的堵牙根,分明已到了嘴邊,卻還是半分說不出口來。

    似乎……只要一說出來,那些小女兒的那點小心思便無處遁形了,她自是要好好藏好!而反觀在男主跟前的時候,她的心里盡是古井無波,是絕不會產生這樣的心緒的。

    恰好,正在這個時候,外頭有徐子貿前來回稟,說丞相大人喝藥的時辰到了。

    姜念念如獲大赦,便輕輕道︰“丞相大人,還是快些服藥罷!本宮今日出來,本意是來探視大人,卻不是來耽擱大人養傷的。”

    說完,她便想要離去。

    “等等。”顧長卿卻喝了一口茶,方溫和的道,“娘娘還沒有回答臣的問題,就這麼急著離開麼。”

    “可大人府上的人可都還在外面!本宮……又怎能同大人說出那樣的話來?”姜念念的耳根子都染上淺淡的嫣紅,卻急得都有些口齒不清了,“若大人再這般,我便讓徐子貿進來了。”

    顧長卿到底是國家朝廷的權臣之首,為了自己的風評,也總該注意一下自己的公眾形象罷?總不至于……光天化日之下,卻仍是面色不變的調情啊。_(:])∠)_

    姜念念是這樣以為的。

    然而,她抬起眸來的時候,卻見顧長卿仍舊只是淡淡笑著望著自己,竟似乎是……一點都不反對自己這般做一般。

    于是姜念念的心里一下子緊繃起來,惡惡的瞪了他一眼,才道︰“大人當著毫不介意?”

    顧長卿卻用眼楮告訴她,他不介意。

    姜念念下意識以一怔,嘴唇動了動,這才揚聲道︰“那你快些進來罷!丞相大人服藥的時辰到了。”

    徐子貿听到姜念念的囑咐,心下一驚,這分明是宸妃娘娘的聲音,而丞相大人的房中……竟藏著宸妃娘娘!但是既已有了囑咐,他又只能硬著頭皮進去。

    徐子貿頭皮發麻,低垂著眼,才對丞相道︰“……今日宋大夫見了大人肩上的傷口,故而這才加重了藥劑。大夫還囑咐過了,請丞相大人必得記得按時服用。”

    顧長卿“嗯”了一聲。

    “那大人如若沒有什麼吩咐了,卑職便先退下了。”徐子貿放下托盤,正趕著準備離開時,姜念念抓住機會,也道︰“丞相大人,本宮也先走了。”

    正在這時,顧長卿卻淡淡說︰“徐子貿,看來你是不必走了。”

    徐子貿一副見了鬼的神情,渾身上下如同灌了鉛一般!心道,他怎麼可以這麼倒霉的?

    卻听顧長卿繼續溫聲吩咐道︰“宸妃娘娘還有事沒有做完,徐子貿,記得,丞相府是不放人出去的。也不可放人進來。”

    “這……”徐子貿面露些許難色,卻也不知說什麼才可反駁顧長卿,只能道︰“那還需要卑職隨侍身側麼?”

    他在心中暗中祈禱,可以逃離這充滿了□□味的房間。

    然而顧長卿卻是微微頷首,打破了他的所有幻想,柔和的目光卻是落在姜念念身上的。

    姜念念簡直再一次被這個人的心性給震驚了,他之所以故意放徐子貿進來,竟就只是為了讓她當著旁人的面,同他說,她願意。

    她的身份到底現在還是宮妃,又怎麼能同他這般瞎掰呢?

    “念念,你說呢?”顧長卿卻最終看向了姜念念,斟了壺茶,仍舊是溫和的微笑著的。

    她緊緊盯著顧長卿的臉,牙根幾度咬住,復又松開。那張小臉浮現出些許羞色,卻是繃得不能再緊了。

    徐子貿滿面疑惑,宸妃娘娘到底是回答的什麼問題,才可以讓丞相大人逼得這樣緊!

    姜念念才最終輕輕的說︰“……好。我答應你了。好不好?我願意。”

    驟然憋在心里面很久,姜念念說出來時,卻仍有一種見不得光的羞意。而當迎上徐子貿那雙探詢的眼楮時,這份羞意,頓時就變得更重了。

    而當她再看向顧長卿時,卻見他竟然仍舊是淡笑著的,實在是……叫人匪夷。

    而從丞相府出來時,姜念念卻覺得似乎已許久不曾見過外面的日光了。眼楮一眯,身子方才一直緊繃著,這才有些松軟下來。

    顧長卿的內室之中,長年累月都避著日光的,因而她竟覺得方才的時間實在有些漫長。再出來時,竟已是恍若隔世了。

    徐子貿是奉命送宸妃出府的,姜念念看他一眼,忍不住問了句︰“……你就不好奇,我方才答應你們大人的是什麼嗎?”

    徐子貿擦了擦額間的汗,卻是低聲提點說︰“娘娘有所不知,但凡是事關娘娘的事,大人都是從不準下人多問一句的。否則,便必定是重罰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