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3章 反殺
    夏雲桐本身精通人體穴位,再加上這具身體力氣很大,一個農家婦自然不是她的對手。

    她手下用力,迫使元氏張開嘴,將一塊桂花糕整個塞進了她的嘴里,夏雲桐捂住元氏的嘴不讓她吐出來,元氏竟本能的不得不吞咽起來。

    可畢竟是糕點,雖然松軟,可元氏臉憋的通紅,噎的直翻白眼。

    元氏來不及去想大丫為什麼動作這麼狠厲,也來不及去想大丫今天的異常,她只知道一塊桂花糕被她吃進了肚子里。

    沒人比她更知道這桂花糕的毒性,雖然不會要人命,可會讓孕婦落胎,很是霸道,雖然她沒有懷孕,可這樣的糕點吃進去,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她將手指放進嘴里,促使自己嘔吐。

    夏雲桐暫時卻不能讓她吐出來。

    前世連氏慘死,是因為落胎導致血崩,進而八個月的胎兒也死在了她的肚子里。

    所以,總是要讓元氏體會一下前世連氏曾經遭受過的。

    夏雲桐假裝去扶著她,可手指卻按在了元氏後頸的穴位上,元氏扣嗓子眼扣的直翻白眼,可一點碎渣都吐不出去。

    “娘,你怎麼了?”夏雲敏驚恐的喊道,人也從屋子里直接跳了出來,她的聲音尖利的都破音了。

    變故來的太突然,就連一向潑辣不講理的張婆子都呆在了原地。

    更別提夏良了。

    夏雲桐卻突然拉住了元氏的胳膊,厲聲的質問道,“大伯娘,這是你準備給我娘吃的桂花糕,為什麼我娘能吃,你卻要吐出來?”

    元氏急的眼珠子都紅了。

    夏雲桐不給她掙脫的機會,她沖著夏良厲聲的喊道,“爹,我大伯娘想要害死我娘,她要給我娘吃的桂花糕是有毒的,你還傻站著干什麼?”

    夏良臉色瞬間鐵青,大步流星的走過來。

    張婆子也嚇了一跳,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腦子一時有些不夠用,可她也忙走過來。

    還有連氏,她看到大女兒似乎和大嫂起了沖突,她早就從炕上下來,她不能說話,可是她的耳朵不聾,听的一清二楚。

    二丫嚇壞了,驚慌失措的站起來扶住了搖搖欲墜的連氏。

    夏雲桐臉色很冷,此時,張婆子也沖上前來,想要拉開元氏問個究竟,夏雲桐等的機會到了,她上前一步,加入了四人撕扯的戰團。

    元氏就覺得膝蓋突然刺痛,不由得跪倒在地,下一秒,好像誰踩在了她的小腿上,她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

    夏雲桐退後幾步,捂住了胸口,那種痛還有恨和一絲了悟,此時似乎彌漫了整個胸腔。

    可同時覺得暢快無比。

    這應該是原主彌留的情緒。

    元氏狠毒,害的二房家破人亡。

    原劇情里,夏良和連氏都死了之後,大丫整個人都崩潰了,等她反應過來,就去找夏滿囤和張婆子,說出桂花糕的事兒。

    可是,元氏咬死說是族長孫媳婦給的,不會有任何問題,夏滿囤不敢去找族長孫媳對質,听信了大兒子和元氏的話,盛怒之下,活活打死了大丫。

    張婆子雖然嘴巴惡毒,可畢竟沒壞到骨子里,她看重大兒子,可也不想小兒子死,她一病不起,一個多月後就沒了。

    二丫夏雲雙被元氏嫁給了一個鰥夫,收了五兩銀子,才十二歲的夏雲雙只活了半年,死的時候,腿也被打斷了,身上沒一塊好肉。

    三丫是夏良的小女兒,今年八歲,長得最好看,春上的時候,被元氏的娘家佷女接去了京城,說是喜歡她,想要認她做妹妹。

    可年底的時候,也死在了京城。

    書里這一家子都是炮灰,第二章就全都下線了。

    可等男主做了攝政王,夏家再度找上門去,打著死了的大丫名義,討要了很多好處。

    元氏的大兒子做官做到了知府,小兒子做生意成了皇商,夏雲敏也嫁的不錯……

    夏辰和元氏更是使奴喚僕享受著榮華富貴的生活。

    書里並沒有提及桂花糕有毒,可真正經歷的夏雲桐此時自然一清二楚。

    大房一家,可算是將二房給利用個徹底,死了都沒放過。

    慘,真慘!

    饒是看盡人間百態的夏雲桐也紅了眼圈。

    既然她成了大丫,以後,她來守護這可憐的一家子吧。

    冰冷的目光再度看向躺在地上抱著右腿慘叫的元氏,眼底的暢快擋都擋不住——元氏,將你送官和休了你,都不足以平去你犯下的罪孽,這不過是剛剛開始!

    “到底怎麼回事?”夏良忽然大吼出聲。

    夏雲桐走到窗台,拿起了油紙包,里面還有一塊桂花糕,她神情悲憤的控訴道,“爹,這是大伯娘剛才給我的,讓我給娘送過去,我很感激,還給她道謝,我本來想都拿給娘親的,可又覺得過意不去,這畢竟是梁嬸子給大伯娘的,不能都給我娘一個人吃,就轉頭來找寶丫,準備讓她也吃一塊,可哪里想到大伯娘看到寶丫要吃桂花糕,就跟瘋了一樣的沖過來還喊著不許吃,我就將桂花糕塞到了她的嘴里,可她竟然扣嗓子眼死命的也要吐出來,爹,我不傻,你也不傻,你說,這桂花糕是不是有毒?”

    夏良不可置信的看著元氏,臉色鐵青,此情此景,由不得他不信,他喃喃的道,“為什麼啊?”

    “還能為什麼,爹,吳奶奶說我娘這胎很可能是個男孩,這個惡毒的女人擔心你有了兒子就不給他們一家子當牛做馬了,所以,她不想讓我娘將這個男孩生下來……”

    夏良瞬間怒火沖天,握緊了拳頭,惡狠狠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元氏,牙齒咬的咯 響。

    元氏用恨毒了的目光看著夏雲桐,她忍著劇痛喊道,“不是的,跟我沒關系,那是梁氏給我的,你個賤蹄子,再胡說八道我撕爛了你的嘴。”

    夏雲桐矮下身子,手里拿著糕點,陰測測的道,“我只問你,這糕點到底有沒有毒?”

    元氏面色慘白,咬著牙強辯道,“……我不知道。”

    “大伯娘,你已經將一整塊桂花糕都吃了進去,沒毒的話還好,如果有毒,也許一會就會血流不止,也可能會血崩而亡,畢竟,您也是女子呀。”

    元氏陰狠的目光看向神色平靜的夏雲桐。

    可心里卻驚恐不已。

    她是相信大丫這番話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