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章,爾便言說,見仙畏之
    感受著這蒙蒙之氣,李雲頓時有一種心中有悟之感。

    這種感覺相當的玄妙,說也說不清,恍惚之間,有一種‘道’明之感在心頭涌起。

    百般玄妙,此乃‘功德’。

    不僅僅李雲直觀的感受到了功德涌入體內帶來的玄妙變化,一旁的斬魔劍也同樣被這功德浸染,劍鋒似乎更加的開利,袑韘釧珖蠵i,有神光流淌。

    感受到功德浸染,斬魔劍高興的‘手舞足蹈’,在姜鶴等人看來,這自然是劍仙聞劍起舞,長劍橫飛,甚至還有流光溢彩,溢滿了整座山神廟。

    百般話語不足以形容姜鶴心中的震撼。

    李雲見狀趕緊是一臉正經的說道。

    “貧道忽然心有所感,飛劍情不自禁自飛,抱歉了。”

    說著,李雲趕緊給斬魔打眼神讓他別表演了,斬魔劍心領神會,徑直飛回了李雲的劍鞘之中,仿佛未有出鞘一般。

    只是山神廟內還殘存的流光證明了剛剛飛劍舞空並非虛幻!

    “不敢不敢,既然這般的話,那麼在下先行告退了。”姜鶴拱了拱手,他可不敢叨擾高人自悟。

    姜鶴招呼著彩蓮離去,原本充滿肅殺血氣的山神廟前變得清清靜靜,雪聲彌漫,一片白皚皚。

    大家都有一種劫後余生之感,特別是剛剛被鬼頭刀掛在脖子上的張君瑞,那種生死頓消的感覺讓他感動的有些想哭。

    “大...大仙...”

    一旁的梁亨元小心翼翼的朝李雲打著招呼,這些個公子哥們也的確是有些劫後余生之感,甚至于李富榮他直接嚇尿了,渾身冷汗,不僅僅是因為姜鶴,還因為姜鶴說的,他們家商會發災難財的事兒,他也是第一次知道,算算時間,那時候剛好是富榮商會崛起的時候...

    想起剛剛揮斥方遒之時為民請命的樣子,李富榮羞愧的有些惡心。

    “無妨,稱呼貧道為明澈既可。”李雲則是一副灑脫模樣,不在意不在乎自己的稱呼如何。

    “明澈真人。”張君瑞已經不敢用小道長之類的稱呼來稱呼李雲了。

    此時公子哥們大眼瞪小眼,有些不知道此事應該怎麼做,不過里長之子張君瑞率先反應過來,拱手道︰“明澈真人,剛剛听您說,剛從山上下來,要去一處富饒地方坐落,不如就去咱們的平襄鎮吧,距離也近,咱們也好照應真人。”

    在他們看來,李雲的形象頓時從一個小道士變成了一個隱居深山之上修煉有成下山的神仙人物。

    這正好也是李雲的想法,便點點頭說道。

    “那行,貧道便隨你等下山去。”

    “多謝明澈真人。”

    張君瑞臉上流露出感激之意,其實此時此刻他們還是心有余悸,並不太敢獨自下山去。

    若有這明澈陪伴的話,他們才敢度步下山。

    ....

    翻山越嶺,越過山石冰溪,越過枯枝老樹,李雲跟著這些城里的富貴少爺們獨步而行。

    以往的話,這些富貴少爺們一定會走在前面談笑風生,而此時他們只有敬畏之意,同時還有死一般的沉默寂靜,特別是李富榮,褲襠散發的騷臭味還是可聞。

    好臭..

    而李富榮則是低頭沉默,全無剛剛模樣。

    殺人不過點頭地,這誅心就相當難受了。

    李雲雖然內心如此說,但卻不能口說出來,只能是說道︰“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在這芸芸時光,一次的恥辱並不代表一世的恥辱,臥薪嘗膽,吃得苦中苦,才能方為人上人,牢記恥辱,勿忘于心。”

    “對的李兄,我等這一次算是一起吃了一個大教訓了。”

    “李兄,明澈真人說的對,吃得苦中苦,方能人上人。”

    而這些年輕文人們關系匪淺,也趕忙給李富榮找台階下。

    李富榮雖然不知道‘臥薪嘗膽’是何典故,但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樣的說辭是讓他很舒服,便是讓他沒那麼沮喪了。

    “多謝明澈真人,在下沒事兒,只是有些羞恥難耐罷了。”

    李雲這一番雞湯是讓李富榮舒服許多了,其他人也是如此。

    下山之時,張君瑞還同李雲商量了一番,要如何言說李雲之事。

    姜鶴之事他肯定是會說的,好歹也是富家公子,被麻匪給劫了還能不說?可難就難在如何解釋姜鶴為何放他們下山了,又如何介紹李雲。

    若說是神人飛劍的話,保不齊會有人不信。

    奉怪力亂神者多,信怪力亂神者寡。

    大多數人秉承的便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但若真的有人同他們說遇到了妖仙鬼怪的話還真的不一定會相信。

    到時候若說讓明澈真人‘表演’一番的話,那可是莫大的冒犯。

    張君瑞等人雖然是年輕,卻也明白一些人情世故,知道像李雲這樣的人物是不會喜歡叨擾的,不然也就不會隱居深山多年。

    ‘想必,那天一觀一定是一處絕妙的仙門聖地吧’

    張君瑞如此想著,對李雲,對天一觀,都有著內心的憧憬向往還有敬畏。

    端坐在石溪旁的李雲喝了一口溪水,冷冽的口感讓李雲的腦子一個激靈,這離山下越來越近,這溪水的流動也越加的充沛,積雪也隨著海拔降低而沒那麼厚重。

    想了想確實是這個道理。

    自己若真的是什麼神通廣大大仙人還不要緊,這名號一傳出去,若真的有什麼愣頭青武人來挑釁,自己憑借著這不能砍人的斬魔劍怕是要鬧笑話的。

    不行,不能讓外面的人知道是自己‘智退’了姜鶴。

    李雲正在思慮,一旁的張君瑞等人也不敢多加叨擾,只能是靜靜的在一旁看著李雲思考。

    不笑片刻之後,小雪透寒之下,面容年輕的清俊的負劍道人笑道。

    “爾等,便說那姜鶴。”

    “見仙,畏之吧。”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