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2章 改套路了
    這麼一個突兀的聲音不知道從啥地方就傳到了這座兵營里面,讓李木和來參加武舉的人們幾乎都嚇了一跳。

    但是比他們反應快的人那可是大有人在的,坐在主位上面本來就有點戰戰兢兢的兵部侍郎李嚴嚇得差不點沒從位子上掉下去,還沒整明白皇帝是從哪邊過來的呢就跪下了,等他抬頭一看,人家郭子儀等一干人全都是沖著他的反方向跪拜呢,這才慌忙調了個頭,看見李隆基老爺子在高力士的陪同下,正一步步的走進這座軍營呢。

    眾人一齊跪拜行禮了之後,皇帝老爺子也已經到了眼前了,抬眼看了看這些考官們,之後又看了看也已經全都跪下了的應試的人,目光在那個稍微瘦弱一些的身影上稍微停留了一會,伸手示意所有人都可以起身了。

    但那些考官雖然起身了,卻也都不敢坐下,他們可不知道這皇帝老爺子不好好的在宮里面跟貴妃享受生活,忽然之間跑到這城郊的兵營里面干啥來了。

    “這武舉自創立以來,也沒出過多少的人才,一個郭子儀,武舉之後也不過是個從九品的小吏,,今個朕路過此處,听聞今年的武舉正在進行著的,就順道過來看看,未曾想兵部尚書竟都未能參加,看來這武舉,還真是可有可無啊!”

    李隆基說完了之後,卻並沒有走的意思,而是自顧自的坐在了之前李嚴坐著的主位上。

    “陛下,左相因事務繁雜,不得已才把這主考官之位暫時交給我,並非不重視這武舉啊,還請陛下明鑒。”

    李隆基之前說的話雖然明著是貶低武舉,但是實際上卻是在表達對兵部尚書陳希烈的不滿,別看李隆基現在也不怎麼管朝堂上面的事兒了,但是自己手下的那幾個人都是什麼樣的他可是再清楚不過了。

    “到了這個時候,就不要讓陳希烈來了,朕既然到了此處,這次的武舉就由朕來全權處置,左右陳希烈也不想管,這次朕就替他來管了!”

    這麼一個在李隆基看來相當簡單的決定,卻給底下的這個官吏們造成了十分大的震撼,皇帝親自督辦這次武舉,這說明啥,說明這些本來就算是通過了武舉也肯定啥也不是的家伙們走了狗屎運了。

    不管啥事,只要是皇帝親自來抓了,這選出來的人才基本上也就都得跟皇帝掛鉤,之前最厲害的能給個從九品的話,現在但凡是脫穎而出的,也至少都得是個正九品的武官了。

    “嘿!咱們真是走了運了,皇帝竟然溜達到這來了,這次只要是中了的,一定會被封官的,而且肯定不會是最低等的武官!”

    李木的身邊,一個大漢已經開始興奮了起來,雖然李隆基老爺子到了這個歲數稍微是有點沒正事了,但是他在大唐百姓里面的口碑卻還是一如既往,這倒也是人之常情,自打老爺子當上了皇帝開始,大唐幾十年算是相當的穩定,而這個時代的百姓需要的是啥,不正是這麼一個穩定的局面嗎?

    這一下子,本來都是吊兒郎當的參加武舉的這些個大漢們可就開了鍋了,一個個開始摩拳擦掌,顯然是都想要在皇帝老爺子面前好好的表現一番。

    “他怎麼來了?這事兒不科學啊?”

    對于李隆基竟然忽然出現在了自己武舉的場地上,李木倒是沒怎麼想他的到來能給自己帶來啥,而是對于李隆基到這的原因產生了不小的疑問,要知道,這個時候的李隆基連最基本的朝政都不怎麼想管了,興趣都在貴妃和歌舞樂器的身上,哪能忽然間就對一個自己從來都不感興趣的武舉上心了。

    “莫非是這些參加武舉的人里面有什麼特殊身份的?”

    想到了這一層,李木趕緊掃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幾十號人,卻一點發現都沒有,只能稍微嘆息了一聲,心說還是靜觀其變吧,萬一自己也能吸引到皇帝老爺子的注意呢,之後說不定也能直接混個一官半職的,自己的目的也就算提前達到了,後面的事兒也會簡單不少。

    正當李木心里面打著自己的小算盤的時候,李隆基再次發話了。

    “李嚴不過是個正四品的兵部侍郎,怎能當得了主考?依朕之見,這次的主考還是由郭子儀來吧,畢竟這里也就是你的品級還算高一些了。”

    “謝陛下垂愛!”

    郭子儀早就看著唯唯諾諾的李嚴有點不順眼了,兵部的人要是都是這麼個情況的下,還指著大唐的兵馬能有幾分的勇武,所以李隆基這麼一說,郭子儀當時就拜謝了一句,然後從自己之前的座位旁邊走到了主考的位置上,李嚴倒也是十分的識趣,自己就到了郭子儀之前在的位置。

    “陛下,這次武舉已經耽誤了一些時辰,這些人若要全部操練一番,怕是天色就晚了,不如早些開始?”

    郭子儀一看就知道,李隆基這是想要在這看啊,但是老爺子年紀畢竟在那放著呢,在這干巴巴的坐一天的話,能不能受得了都是一回事。

    “開始倒是可以開始,但依朕看,之前那些個科目已經多年沒有在武舉里給我大唐選拔出來合適的將領,早就不適用了,這一次倒是不如簡單直接一些。”

    郭子儀一听,心說這是老爺子心里面已經有數了,想要對這武舉進行一些改良啊,對于這個事,郭子儀倒也是贊同的,之前那些個千篇一律的內容壓根就是既不能反映出一個人的武力也不能反映出一個人的才干。

    “願听陛下教誨!”

    “我這身子骨,也就是能在這坐個兩三個時辰,依我看,就讓他們先捉對廝殺,武力不行,上了戰場也是送死,滿腹經綸又能如何,等到廝殺出最後的五人,朕要考校一下,最終選出三人授予官職,你以為如何?”

    人家皇帝都定下這規矩了,郭子儀也不是傻子,當然是舉起雙手贊同了,就這樣,這一次大唐的武舉,改了套路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