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二章 陰暗甦醒
    當然,事情還有另一種解決方式……

    在兩分鐘的時間內,帶著李興找到小琪,三人匯合!

    但,難度有點大。

    季禮早就有所猜論,老薛的古怪之死、小琪的消失、短信男知曉鬼物存在。

    這三件事情之間,一定有一條線串聯起來,現在兩個男子已經身死,只剩下那個不知行蹤的小琪。

    可是直到現在為止,季禮仍然對于那人的藏身之地沒有半分線索。

    眼看著監控屏幕內一樓的慘狀愈演愈烈,方、余二人已經無法控制局面。

    季禮遙遙地看了一眼好似要快步上樓的潼關和常念,抿了抿嘴,最後眼中寒光一閃一把抓起李興的胳膊,沖出了監控室!

    沒有時間再去猶豫了,現在只剩下幾分鐘的時間。

    現在死了那麼多人,卻全都是白死,任務內容錯了,他們的死亡根本沒有任何參考價值。

    唯有,老薛之死!

    季禮當時就覺得五樓的情況非比尋常,在店員們尚未抵達和靠近之前,沒有任何理由地死亡。

    那麼,就只有一個理由!

    他,是被鬼物滅口!

    短信男以及老薛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極為關鍵的生路提示,甚至是真實任務的一部分,所以才會在任務初期就突兀身死。

    現在這二人已經一一被滅口,只剩下最後一個可能知情者,小琪!

    但是季禮趴著跑著,他仍然心中沒有底氣。

    如果小琪真的是最後一個知情者,ta真的還活著嗎?

    “到底我經歷了什麼事情,我又把它忘在了哪里!”

    李興的大腦越來越疼了,好像有一只蟲子正在吮吸著他的腦髓,啃食著他為數不多的理智。

    某種來自身外的力量,正在佔據著他的思維,讓他如蛆附骨,卻又無能為力。

    季禮一邊向樓下沖去,一邊也在注意著李興的情緒變化。

    尤其是在側頭一瞥之下,他竟發現李興那張因恐懼而扭曲的臉,在某一瞬間猙獰如惡魔!

    這一眼,讓季禮的心頭一緊,他與李興此刻緊緊相連,距離不過一拳。

    如果李興是鬼,亦或是被鬼物附身,那麼他幾乎無處可逃!

    “我是否被他欺騙了……”

    這個問題回應在季禮的腦海中,現在小琪是否還存活他的心中都要打個問號。

    他最保險的生路方案,就是用鬼物來刺激李興的記憶封鎖,以此來得到真實的任務內容。

    但……

    李興的情況真如他所說的一樣嗎?

    他真的不是鬼,而是被鬼封鎖了記憶嗎?

    如果現在的一切尋常模樣,都是李興的偽裝,他是鬼的本體,那麼他一直隱忍不發的目的是什麼……

    “叮咚叮咚!”

    突然這時,季禮口袋中的某部手機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響聲,聲音之大甚至讓季禮身軀一抖!

    季禮的身上,此刻有兩部手機。

    一部酒店手機、另一部是老薛的手機被他帶在了身上,他由于沒有社交需要並沒有配備手機。

    而此刻響鈴的正是那部老薛的手機!

    季禮拿出手機的那一刻,眉頭一挑,機身微微震動,有一個號碼撥打而來。

    署名︰“小琪”!

    “是誰打來?”

    正當季禮猶豫是否要在此地接通之時,李興似乎從那恍惚的狀態中扭轉了過來。

    面色也恢復了尋常模樣,盡管五官沒有了任何異樣,可說話時的態度和語氣都有了細微的轉變。

    李興,從來不敢這樣和季禮說話。

    季禮的眼神微微眯了一下,大腦同時飛速運轉。

    小琪,並沒有死,可ta為什麼沒死!

    通過短信男的消息,ta本該和老薛在同一方位,但如果老薛因為某種未知原因被鬼物殺害。

    為什麼會偏偏放過這個一起的小琪?

    手機還在嗡嗡作響,但季禮遲遲沒有接起來,他不留痕跡地偷瞧了一眼李興。

    小琪如果真的身懷生路線索,沒道理一直不死,身為工作人員ta本該與其他人一起陪葬。

    可ta現在還活著,就是有鬼物無法對其出手的理由。

    “難道小琪在本次任務中也有特殊之處?”

    許久沒有露頭的第三人格悄悄地在腦海中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李興,到底是人是鬼……

    我們根本不得而知,但我隱隱有種感覺,或許一旦我們知曉小琪所在,鬼物就會立馬對其下手。

    我建議以防萬一,不要帶李興與小琪踫面!

    萬一他是鬼,那麼小琪那邊會瞬間被滅口,這次任務的隱秘,乃至真正任務內容就無法再獲取了!”

    季禮听著第三人格的分析,咬了咬牙,陷入了掙扎之中。

    現在的任務方向有兩個,一是找到小琪,去了解那三人之中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二是,相信李興所說的遺忘話語,帶著他前往小琪所在,利用鬼物出現,掙脫記憶。

    但……

    這兩種方案,或許並不能共存!

    因為他摸不清李興的真實身份,萬一他之前是撒謊欺騙,目的是為了讓季禮帶他找到小琪所在,並殺之滅口。

    那麼一切就都沒了翻盤余地。

    兩種可能,不斷盤旋在季禮的心頭短暫後,他眉頭舒展,將小琪的電話掛斷對著李興說道︰

    “潼關二人即將趕來,你先前去找他們,將我們這邊的情況通報過去。”

    李興默默地听著季禮的吩咐,臉上並沒有明顯變化,眼珠像是一汪死水,只有微弱的波動。

    季禮說這話時已經漸漸與李興隔開了距離,如果李興是正常人,他一定會按照所說去做。

    如果他執意要跟隨著季禮找尋小琪,或許事情就不對勁了。

    季禮有些沒底,他同樣不知道李興會如何選擇,而如果他真的是鬼,季禮並不清楚要如何對抗。

    現在的他,只希望樓下的工作人員們可以死的慢一點,為他爭取更多的時間。

    “好!”

    讓季禮出乎意料的是,李興在沉默片刻後竟然選擇答應,並且快步朝著樓下跑去。

    季禮已經做好了與李興反目的準備,但沒想到他答應的如此迅速。

    他凝視著李興的背影,有些茫然,如此順利的情況下反倒讓他疑心頓起。

    片刻後,季禮看著早已消失的李興,從腰後拿出了匕首,攥在手心,選擇了另一條樓梯。

    只是季禮並不清楚,他此刻位于左兜里的酒店手機,沒來由地閃爍起了一陣紅光,像是某種東西正在甦醒的邊緣。

    可惜,隔著衣料,他根本沒有看到這一變化。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