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三章 斗命人
    “轟,”冷修真見尋小樂也是四級命力,收斂了許多傲氣,采取先下手為強。只見他張開雙掌,那四道白色光圈被吸入掌內,合在一起,顯得更大更粗,仿佛精鋼鐲,寒光閃閃,醞釀少時,便朝尋小樂的面門拍出。尋小樂哪敢懈怠,也將掌中的白色光圈拍出。兩個光圈在半路相踫,發出清脆的金屬聲。這聲音很響亮,快要將人耳膜震破。在場的人都不自覺地捂住耳朵,只有訓練師李葉刀就像不受聲音干擾,仍若無其事地觀看。

    “嗖嗖嗖,”冷修真見第一道光圈被截住,不覺有些惱怒,想那是他摧動了三級命力發出來的。一般來說,“白一室”的同學在他使出三級命力就有些叫苦不迭了。他之所以這樣,一是試探對方實力,二是保留自己老大的體面,不要果真留下以大欺小的名聲。誰知對方來了個山上滾石頭硬踫硬,硬生生地將它擋住。氣得他連發三掌,想在數量上給予對方沉重打擊。

    尋小樂知道師兄求勝心切,本想佯裝接不住就罷手,但充盈的靈力和魄力已經上涌,潛意識在體內摧動了四級命力,很難控制。“嗖嗖嗖,”他也接連拍出三掌,只是命力多用了一級。周圍剎時被掌刮出了風痕,拍出的光圈竟有四道,白色的,聲音較前更加尖厲。

    眾人一看,以為冷修真以掌發出的灰色光圈將要被尋小樂發出的光圈吞噬,因為它們不斷向前沖擊,架式好像要打進身體,暗地里,人人都為他捏了一把汗。

    誰知冷修真並非是浪得虛名之輩,在發出三掌的瞬間就已經意識到情況不妙,于是暗中又用靈力和魄力摧動命力升到四級,把三道灰色光圈硬生生地化成了四道白色光圈,這種神反應和神操作讓大家看得目瞪口呆,連呼吸都快要停止。

    “啵……轟!”八道光圈在空中撞擊,宛如一次懸空火藥爆炸,光花飛濺,氣浪猶如一陣六級大風,站得近的同學的衣服被扯得“嘩嘩”作響,女生趕緊用手將裙擺按住,生怕被掀翻。

    兩人站在氣浪中紋絲不動,四只眼楮死死地相互瞅著。

    待掌風停住後,冷修真的心里已動了真怒,感覺到自己的老大位置可能將在這次斗命中被捍動,于是將整個丹田蓄積的靈力和魄力都調動起來。驟然間,只見他,一對豹眼將要瞪裂眼眶,披散在腦袋上的短發無風自擺,渾身上下都不斷有氤氳的熱氣冒出,各處的關節“咯吧咯吧”地響,手腕上的四道光圈慢慢由白變淡,由淡變紫。在顏色轉變中,又隱隱多出一個小的。

    “哇,快看,冷師兄貌似練到了五級命力……”四周的同學都驚奇地睜大了眼楮,嘴里發出驚嘆,“真的耶,難怪平時里勤學苦練的搏哈利德總不是他的對手。”“據說五級命力殺傷力巨大,開磚碎石易如反掌,想必尋小樂這小子要吃大虧才算得!”“誰叫他總是一副丁是丁卯是卯的德性。“

    但冷修真的第五道紫色光圈並沒有完全形成,丹田內就感覺到靈力和魄力不足,供不應求,他的身體開始有點虛脫和顫抖,于是趕緊納氣守住丹田。至此,他的手腕上升起的第五道紫色光圈不再增大,比起其它四個小了很多,而且紫色也暗淡不少。

    同一時刻,尋小樂正想調動丹田里所有的靈力和魄力摧動命力,看看自己是否到達五級,手腕上能不能升起五道紫色光圈,以證實這幾天鍛煉的真實效果,但站在一邊的冷葉刀突然開口了︰“今天的斗命就到這兒吧!”大家一听,有贊同的,有覺得掃興的。

    搏哈利德大聲道︰“李老師,他們的斗命還沒分出勝負呀!”人堆中也有二三個跟著隨聲附和,李葉刀瞪了他們一眼,冷冷地斥問︰“在這里誰說了算?”接著他向眾人大聲宣布︰“今天冷修真與尋小樂的比試就到此為止,打個平手。想休息的休息,不想休息的各自溫習今天所教的內容。”說完轉身離開了。

    冷修真有些懊惱地走出訓練室,後面跟著他的幾個好伙伴。他們心里很不服氣。

    搏哈利德和二三個同學圍著尋小樂,一臉興奮的樣子,說長道短︰“你叫尋小樂?真了不起,今後我們要在一起多學習和交流!”“嘿,兄弟,真是好樣的,能與老大的四級命力抗衡,讓他比得沒脾氣!”“要是李老師讓你倆比下去,我想你也不一定會輸。”其中有一個長得又矮又胖的主動示好︰“我叫可口可甜,希望我們今後交朋友。”接著大家問尋小樂是哪個村的,當他們听說是麻柳村的後,都“呀咦”地怪叫了一聲,接著就沒再吭聲。尋小樂想,大概是因為他們都听說過自己把考官氣走的事吧。

    正在尋小樂覺得有些尷尬時,白劍衣和白玉姝出現在門口,她們笑眯眯地把他叫出去,一路朝東走一路道︰“听說你與你們室的冷修真斗了一次,結果是不輸不贏,對不?”尋小樂又見到自己喜歡的伙伴了,臉上洋溢著甜蜜的笑,他點點頭;“是呀,是李老師叫我們比試的,說要檢查我的基礎……”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伶牙利齒的白玉姝打斷了︰“厲害!冷修真是整個四級命力和命術訓練室的頂尖人物,再過些日子就會選拔進五級訓練室,沒想到你竟能與他斗個平手。”她的眼楮里充滿了愛慕之情。

    “你們不也是‘白三室’和‘白五室’的姣姣者嗎?想必也不會比他弱!”尋小樂想起她們在摸底測試中的成績,不由得說。

    白劍衣聞聲道︰“那是得到巫山祖姥的幫助呀,過去的事就最好甭提了。”頓了頓,她繼續道︰“若論命力和命術,我與妹妹決不會輸,但是冷修真天生力量大,加之耐力強,所以就算聯手我們贏下他都不容易。”

    她的話听得尋小樂皺起了眉頭,他都沒想到自己會與‘白一室’的老大斗個平手,倘若在二十天以前,不被打成大熊貓才怪。但是現在他身體里隱藏的維級命力和命術,就算永遠不復醒與舒活,對于他運用靈力和魄力去激活命術都是有極大輔助幫助的,這就像酵母粉幫助面粉發酵、藥引子幫助吃中藥是一個道理。

    這時已到了吃下午飯時間,校內到處是拿著碗勺的學生,有的把它們敲得叮當響,有的拿著它們飛奔。白氏姐妹殷情地帶著尋小樂去餐廳吃飯。他們共花了四張菜票,白氏姐妹各用了一張,由于尋小樂胃口在,一個人就用了二張。尋小樂第一次吃上了肉和水煎包。他覺得這頓飯是有生以來最香的。吃完飯後,白氏姐妹熱心地陪著尋小樂把半袋青稞扛到伙食團交了,換成一沓菜票才各自散了休息。

    入夜,尋小樂找出《白氏斗命秘本》和《斗命基礎指南精要》翻閱,他要努力學好斗命。不料巫山祖姥突然間從烏金耳釘中鑽了出來,她一邊用手在鼻前扇著,一邊怪聲怪氣地叫︰“好難聞,簡直難聞死了,小娃兒,怎麼選得這麼個好地方居住?”

    “巫山祖姥,”尋小樂的心里咯 了一下,他有些埋怨地道︰“祖姥呀,這些天您只管睡覺,我都與別人打了兩架,差點沒被揍死……揍死了您就安逸了。”

    巫山祖姥一听,故意瞪了瞪雙眼,旋即笑道︰“你娃兒不是在勤奮地學習斗命嗎?加之命大命尊,他們能奈你何?”她的話讓尋小樂听得鼻子有些發酸。接下來他給巫山祖姥講自己如何被張二狗欺負和自己如何與冷修真展開斗命的事。

    巫山祖姥听完“哈哈”大笑,拍著他黑黝黝的頭︰“小娃兒,斗命這條路還很漫長,充滿委屈和艱險都是必然的,你必需挺住,只要磨練出堅強的心志和毅力出來,錦繡未來就是你的了!”

    “知道您盡揀好的說。”尋小樂把頭扭一邊去。

    坐在床上,巫山祖姥與尋小樂靠近一點距離,笑眯眯地道︰“你還難過?你將人家一個勾拳打翻到大石頭後面去了,人家才難過!”見這番話也沒逗得尋小樂轉身,于是便問︰“是不是心里有解不開的疙瘩了?”

    “是呀。”尋小樂等的就是這句話,他心里鬧不明白自己能控制光圈顏色了,卻為什麼無法控制潛意識對命力的摧動,如果長期這樣,豈不是要走火入魔,變得與穆鐵劍北一樣悲慘?接著他給巫山祖姥講了跟冷修真斗命的詳細過程。

    巫山祖姥听後,爽朗地道︰“在運用靈力和魄力去摧動命力時發生這種情況是正常的。命力好比握在手中的尖刀,而靈力和魄力好比你指令的人,你的指令越強,被指令的人手中的尖刀就會毫不停留地砍殺。說穿了,關鍵在你對命力的掌控不到位。用意識掌控命力,這需要持久性訓練才能達到。”接著她演示了一下如何用潛意識控制命力。她用黑布蒙住雙眼,叫尋小樂用拳頭亂攻擊自己。

    尋小樂屏住呼吸,努力不暴露自己的行蹤,然後選準祖姥的後腦勺“轟”就是一拳。誰知拳頭剛擊出,就感覺有一股迎面而來的力量迫使它變向。尋小樂越使勁,這股力量越大,幾乎快把他的手臂拗彎過去。“啪”,最後,他的拳頭竟打去了右邊,擊空了。

    巫山祖姥若無其事地除下臉上的黑布,用眼楮盯著尋小樂︰“知道剛才你的拳頭為什麼會打偏嗎?其實就是我知道自己將要被襲擊,然後用潛意識駕馭命力,在四周設置了細密的防御網,一旦有風吹草動,防御網上馬上就有反應,防守自然就會成功。”

    “按常理,防守後就是反擊。本來,在你一拳落空後,我原本會朝你狠狠擂上一拳或劈上一掌,但我沒有,因為我又用潛意識控制了將要出擊的命力。”

    她的話听得尋小樂頭上快要冒出汗來,倘若是敵人,自己豈不已經死蹺蹺?趕緊轉移話題道︰“祖姥,剛才您的手腕上並沒出現光圈,是不是您也用潛意識把它控制了?”

    “對呀!”巫山祖姥大聲地贊揚道,“你娃兒真是夠賊夠精的!”

    “那您這時能把它們展現出來嗎?”

    “這有何難?”巫山祖姥說完,一抬手,手腕馬上出現一道黑圈,然後是二道褐圈,再接著是三道灰圈、四道白圈、五道紫圈……最後各種色彩的圈都出現,它們在她手腕上空上下翻飛,就像一只只斑斕的蝴蝶,又像一只只乖唳的靈雀,把尋小樂看呆了。

    最後,巫山祖姥收斂了光圈,恢復到平常,看到的,仍是一個滿頭銀發,身子發胖的老太婆。

    巫山祖姥意味深長地道︰“這些絢麗的光圈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擁有的,作為一個斗命人,他必需經歷各種磨難和承受各種痛苦,接受不畏生死的鍛煉,才能達到如此境地。”

    尋小樂暗想︰這斗命人也真是難呀!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