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2章 你好煩
    結果現在,居然有人連自己這張臉都想搶。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今天他必須為那些死去的漂亮妹妹們報仇。

    孟凡伸出右手,隔空對著“倪英”一指。

    “倪英”的身形頓時不動了。

    然後孟凡大步沖到“倪英”面前,拿出自己之前被砸的凳子。

    “砰!”

    “砰!”

    “砰!”

    他拿著凳子,對著倪英的頭部瘋狂的砸著。

    用盡全力,沒有留手。

    他不怕砸死“倪英”,砸死正好,一了百了。

    就算“倪英”變成失控者,此刻已經上頭的他也不在乎了。

    背後,那具尸體又想偷襲孟凡。

    但這一次孟凡沒有大意,他回頭拿著凳子,狠狠的對著尸體來了一下。

    結果沒用,尸體已經都死了,還能怕疼?

    這個“倪英”,都已經被自己的禁忌力量定住了,居然還能夠操控尸體來對付自己。

    不過尸體終究是尸體,而且是被操控的尸體,太過于死板僵硬了,威脅性很低。

    孟凡左手拎著托著尸體,右手扼著“倪英”的脖子,往窗口走去。

    正常情況下,孟凡是沒有力氣提著一個人的脖子,將人提起來的。

    但是此刻右手上的禁忌力量,讓他輕而易舉的提起了“倪英”。

    至于尸體,他並不是提著,而是拽著一條小腿拖著,拖還是能夠拖動的。

    最後,孟凡把尸體直接從三樓的窗戶口扔了下去。

    就算“倪英”能夠無視距離限制,在三樓還能操控一樓外面的尸體,等尸體跑回圖書館三樓的時間,也夠自己對付這個“倪英”了。

    這個時候,被孟凡扼住脖子的“倪英”,居然還能開口說話。

    “是你逼我的!”她語氣極為狠厲陰沉的說道。

    然後,就看到她臉上的那張臉,居然脫落了下來,飄向孟凡。

    這速度太快了,孟凡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那張臉就飄到了他臉上。

    被一張臉皮蓋在自己臉上,然後又看到對面那張無臉的臉。

    說實話,孟凡感覺很惡心。

    最重要的是,他感覺自己居然有點不受控制了。

    他的右手,五根手指居然在松動,有種想要放開“倪英”脖子的沖動。

    孟凡深吸一口氣,他明白了對方想要干什麼,居然想操控自己!

    如果被對方操控了,自己就死定了。

    這家伙的禁忌力量,和獵鷹倒是有異曲同工之處,都是在某種情況下可以操控別人。

    孟凡右手上的禁忌力量爆發,傾盡全力。

    能夠對付禁忌的只有禁忌,所以此刻他只能瘋狂的調動禁忌力量,否則被對面這家伙操控了自己,那麻煩就大了。

    雖然右手上面的禁忌力量已經全力爆發了,但孟凡依舊能夠感覺到,對方似乎對自己隱隱形成了一種壓制。

    這就好像是,對方的禁忌力量,比自己強!

    自己要落入下風了。

    再過一小會兒,自己肯定會被操控,至少也會忍不住的松手。

    而一旦自己松手,讓“倪英”恢復了行動權,那麼落入下風的自己,肯定是必死無疑!

    但自己的禁忌力量比對方弱,這怎麼辦?

    孟凡有點無奈,早知道申請禁忌羅盤的時候,再申請一顆爆丸,這時候磕個藥就可以完全把這個“倪英”吊起來打了。

    很快,孟凡完全落入了下風,他的禁忌力量已經被對方的禁忌力量壓制。

    慢慢地,他把扼在“倪英”脖子上的手松開。

    “倪英”松了一口氣,她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她坐在一旁的桌子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孟凡。

    “小朋友,姐姐今天消耗了這麼多的禁忌力量,失控的風險更大了,所以得從你身上多收一點利息回來。”

    她現在是無臉的狀態,之前她把倪英的臉給了尸體,後來換上了操場上那個死者劉霏的臉。

    而現在,劉霏的那張臉貼在了孟凡的臉上。

    此刻的孟凡,男兒身,女兒臉,還真別有一番妖媚的氣質。

    “倪英”冷冷的看著孟凡,繼續操控孟凡的身體,不過這消耗也很大,她的脖子上已經出現了汗水。

    孟凡原本是用右手扼住“倪英”的脖子,現在他不僅松手放開了“倪英”,而且他的手,還漸漸的往回挪,掐向自己的脖子。

    “消耗了我這麼多力量,今天不弄死你都對不起我自己。就算你失控了又怎麼樣,大不了我跑快一點,任由你禍害這些學生,我就不信你還能追到我!”

    “倪英”的話音落下,孟凡右手往回挪的速度很快,眼看著就要掐到自己的脖子。

    自己掐死自己,正常人是沒有這種能力的,因為自己掐自己,疼到受不了的時候肯定會松手,不可能出現自己把自己活活掐死的情況。

    但已經被控制的孟凡,還真能夠完成這種不可能的事情!

    “去死吧!”

    當“倪英”說完這三個字的時候,孟凡的右手已經踫觸到了自己的脖子。

    甚至此刻孟凡自己的眼神中,都露出了一絲絕望。

    然而,就在這一刻,幻覺又出現了了。

    腦海中那顆綠色的心髒又跳了起來。

    上次綠色心髒跳動,孟凡很煩,他覺得自己不由自主變成了聖母,這讓他很不喜歡。

    但這次綠色心髒跳動,卻讓他眼神中露出了一絲激動。

    對面坐在桌子上的“倪英”眉頭一挑,感覺這小子有毛病,都快要死了還這麼激動。

    但是下一刻,她的臉上露出了駭然。

    因為站在他面前的孟凡,原本掐向自己的右手,突然間轉動了反向。

    而且和之前慢悠悠的動作不同,這一次他的動作快若驚雷,一瞬間就掐住了“倪英”的脖子。

    孟凡臉上那張屬于女生的臉皮,也自動脫落掉了下來。

    原本已經窮途末路的孟凡,陡然間滿血滿狀態復活,一瞬間就把此刻已經疲憊不堪的“倪英”給完全壓制住了。

    孟凡掐著“倪英”的脖子,惡狠狠的說道︰“原本還想問你到底叫什麼名字,現在不需要了。”

    死人是不需要名字的。

    孟凡右手用力,準備掐死“倪英”。

    但是腦海中的綠色心髒,又跳動了一下。

    “曹尼瑪,你好煩!”

    這次綠色心髒的跳動,不是幫助孟凡增強孟凡,而是又讓孟凡變成了聖母,把他心底的善良給擴大了很多倍。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