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章 于黑暗之中
    “你說是魔法……?”

    從那一端傳來了黛西的聲音。

    “是的,我想這應該是某種‘黑暗術’的變體。”

    黑暗術,是dnd當中經常用于阻擋視覺的法術。

    這個法術的作用是創造出一大片黑色的陰影,這片陰影不但可以遮斷區域範圍內的所有光照,甚至連一些擁有“黑暗視覺”能力的生物、他們的視力也會被阻礙。

    但是,這個法術卻不會直接對人體造成傷害。

    因此……

    “我們現在最好的對策,是就這樣停在原地、不要動,避免因為踩踏事故造成誤傷。等到法術持續時間過去以後,光照會自然恢復的。”

    “……”

    從那一邊就沒有再傳來聲音了。蒼穹正有點擔心、是不是自己說話聲音太小被別的嘈雜聲蓋過去的時候,突然,一個巨大的聲響在他前方炸起︰

    【所有來賓都請安靜——!】

    蒼穹被這震耳欲聾的聲音嚇了一跳,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去。

    那是……被幻術放大十幾倍以後的、黛西的聲音。

    因為那個聲音如驚雷一般炸響,這時候那些驚叫聲、喧嘩聲、吵鬧聲都被壓了下去。蒼穹明白黛西還要再講,當下連忙把自己的椅子挪到後面一點。

    【我是黛西•布蘭德特,也算是宴會的東道主。】

    【現在因為一些突發事故,導致會場被奇怪的法術所籠罩。請大家不要驚慌!這片魔法黑暗對人體是無害的,每個人都只需要坐在現在的位置上,不要大喊大叫、也不要東奔西跑造成踩踏誤傷!】

    【重復一遍!請每個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要大喊大叫、也不要東奔西跑造成踩踏誤傷!】

    【我們家族的法師正在努力破解這個法術!請再稍微等待一段時間、法術效果很快就會結束、宴會可以正常繼續進行……】

    黛西在第一時間的宣告,使這附近的賓客漸漸冷靜了下來。

    最容易讓人產生慌亂的東西是未知。而當黛西點明這片黑暗的正體為何物時,就能給所有人吃下一枚定心丸。

    而且蒼穹也相信,布蘭德特家族的施法者們肯定現在也正在考慮對策。

    破除“黑暗術”的方法,就是使用更高環級的、創造明亮效果的法術來反制,比如“晝明術”,或是使用解除魔法。

    當然這兩種法術,以現在蒼穹的實力是無法觸及到的。但是正常來說,只要是脫離了學徒階段的法師、正常都可以施展這些法術……

    “干的好。”

    等到黛西終于停止發言以後,蒼穹听到她拿起前面的杯子喝了一口飲料,便悄聲贊嘆說道。

    “不……還不夠好。”

    蒼穹听到了黛西冷淡的回話。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知道了有人施展了這個法術、但我們還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干。”

    蒼穹沉吟著。

    “如果他的目的是想要擾亂現場秩序的話,那他的想法已經破產了。不過還有可能是……他想要趁所有人都看不到的時候,悄悄去做一些事情。”

    雖然四周一片漆黑,但是蒼穹能想象到黛西蹙眉的樣子。

    “所有人都看不到的情況,那他自己不會看不到嗎?”

    “一般情況下他也不應該看到,但是有別的可能……”

    “是什麼?”

    “唔……比方說,如果那家伙和魔鬼簽訂了契約、得到了魔鬼視覺的場合……再比方說,那人是一名大法師,可以給自己施展真知術的場合……又或者,比如說是變形的場合……”

    當下蒼穹一連列舉了三四種情況。

    這並不算什麼。因為在龍與地下城trpg里,視覺戰可以說是法師的基礎。沒有視覺會影響到法師施展大部分法術,所以對于如何在視覺戰中取得優勢、蒼穹有著獨到的研究。

    當然蒼穹現在身為法師的力量還太微弱,不可能使用上述能力中的任何一種,但是當他將理論擺出來時,就足以讓黛西折服了。

    “……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呃……我不是說了嗎,奇怪的書看得比較多。”

    黛西听了,便不再言語。

    蒼穹正暗想自己是不是又不小心裝逼過頭的時候,忽然,那片黑暗仿佛潮水一般快速地從蒼穹的眼前退卻去了。

    魔法燈的藍光在蒼穹的眼前接連地綻放,世界這一刻被重新填充上了幽幽的色彩……

    看到黛西那張精致但冷漠的臉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蒼穹小小地松了一口氣。

    “……光來了!……”

    “……燈亮了就好了!……”

    原本還因為熄燈而小聲抱怨著不便利的那些人們,此刻都接連地發出了欣喜的聲音。

    不過黛西沒有時間慶祝。她“騰”的一下就從蒼穹面前站了起來。

    “失陪了,我要去找一下我哥哥。”

    “哦,沒事,我和你一起去。”

    這倒不是蒼穹就喜歡和黛西一起行動了,而是他也必須從阿爾維斯口中了解一下剛才究竟是什麼狀況。

    “那也行。”

    黛西略略點頭,隨後也不管蒼穹是否跟得上,便腳下生風,三兩步就穿過了人群、向主舞台附近走過去。

    蒼穹跟著她。兩人很快就在靠近舞台的一張酒桌邊上看見了黛西的哥哥阿爾維斯。此刻他正站著,在和一個身穿法袍的人爭論著什麼;他的眉頭緊緊地鎖了起來,先前如春風般溫和的笑容此刻已經消失不見。

    “……說了那麼多,能否給我一個準信呢︰如果等下這樣的法術再次出現,你有沒有能力在第一時間解除掉法術?……”

    “……不是,阿爾維斯閣下,請你听我解釋……”

    “哥哥。”

    黛西插話進去的時候,阿爾維斯看了她一眼,接著也就看到了跟在黛西身後走過來的蒼穹。

    “你稍微等一下。”

    阿爾維斯當即抬手讓那個法師停止了發言。他向黛西點了點頭,然而卻穿過她、徑直向蒼穹走過來。

    “蒼穹閣下,在您听到我說接下來這個消息之前、請您向我保證一定會冷靜,同時也請接受我的歉意。”

    “……到底怎麼了?”

    蒼穹稍微有了一點不詳的預感。

    阿爾維斯深吸一口氣,然後看著蒼穹說道︰

    “是這樣的……您的姐姐安娜女士,在剛才的事故發生之後失蹤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