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四章人算不如天算
    既然沒人見過長大後的何瑞芽,大女兒又剛好跟何瑞芽同齡。

    只要何瑞芽這個小賤人死了,就能頂替她到京都何家過富貴生活!

    等欣怡在何家站穩腳跟,她再找個借口把小女兒也帶過去,何家家大業大也不差多幾個人吃飯。

    等她們都有出息了,以後他們梁家就可以擺脫這個貧困的山旮旯,到京都大城市去享受生活了!

    苦了一輩子,還養了何瑞芽這個小賤人十幾年,憑什麼不能從何家撈點好處!

    原本,這一切都應該是屬于她的!

    當年,她跟小賤人的媽梁秀芹一同看上了來沐陽鎮考察的何元峰。

    那個時候,何元峰還是個高官身邊的保衛隊隊長,可卻一表人才家世不凡。

    梁秀芹那個不要臉的賤人,搶了她在領導面前端茶倒水的機會不說,竟然還把何元峰給勾走了!

    她的豪門夢破滅,梁秀芹成了村子里第一個嫁到京都的女人!

    據說,現在已經是副局長夫人了!

    而她呢?嫁給了梁秀芹那個沒出息的哥哥,半輩子都在山旮旯地方窩著。

    就算當了個村長夫人,她在梁秀芹面前也矮了一截!

    沒想到老天爺開眼,梁秀芹第一胎生下來的女兒,一出生算命先生就說她刑克六親,天煞孤星命。

    听說後來還克得她連第二胎的兒子都沒保住!

    活該她這麼倒霉,當年要是不跟她搶也沒這麼多糟心事!

    可她沒想到,梁秀芹那賤人竟然把那喪門星的孩子送到他們家來!

    克何家人不算,現在還來禍害他們一家,這口氣她怎麼能咽的下去!

    她隱忍這麼多年,要不是梁秀芹,現在她才是副局長夫人,她的女兒們都是千金小姐!

    如今,她不過是拿回自己的東西罷了!

    陳麗雪的算盤打得如意,卻沒想到,人算不如老天爺一算!

    何瑞芽不僅沒死,還在這個時候回來了!

    這回來也就算了,帶著全村人上門是怎麼回事?

    當著這麼多村民的面,陳麗雪有些心虛,忙背過手把家門掩上,生怕把自家老公嚷出來。

    何瑞芽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動作,很快明白過來,扯著嗓子沖屋里的人喊︰“舅舅,我回來啦!”

    陳麗雪一驚,躥上前來拽了何瑞芽一把,一掌重重拍在何瑞芽後背。

    “嚷什麼,你舅舅昨天很晚才回來,還讓不讓人好好休息了!”

    這一掌拍在後背上,讓何瑞芽摔出淤傷的後背又疼了幾分。

    她沒躲,因為她已經看到站到門後邊準備開門的舅舅了。

    舅舅一向疼她,這出戲不演得真一點,實在對不住這麼多觀眾大老遠跑過來看。

    上一世太軟弱,寄人籬下處處隱忍。

    這一世,誰踩踏一腳,她會還他們一刀子!

    本來就听到動靜準備出門的梁衛民,听到外甥女的聲音,急匆匆的打開門出來。

    一打開門就看到妻子又對何瑞芽下手,臉色一黑,趕忙跑了過來把人拉開。

    “你干什麼!跟你說過多少遍不準對小曦動手動腳,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

    梁衛民是陽村村長,也是因為當了村長漲了點小官威,上門求辦事的村民多了,陳麗雪沒少背著他收好處。

    夫妻倆為這事天天吵架,每次吵完架陳麗雪就把氣撒在何瑞芽身上。

    梁衛民既想當個清官又要維護外甥女,偏偏陳麗雪就是個不讓人省心的主!

    被舅舅拉開,何瑞芽躲在梁衛民身後,找準了時機抬起手哭著抹眼淚。

    回來的路上她已經把手臂上的紗布拆了,這麼一抬手,手臂上斑駁的劃痕刺目驚心。

    “小曦,你……”

    梁衛民還沒來得及開口問她怎麼了,一轉頭就看到她傷痕累累的手臂,頓時變了臉色。

    “手怎麼了?怎麼搞成這樣?不是說回京都去了嗎?”

    梁衛民這才看到她一身狼狽,衣服褲子全都鉤爛了。

    “舅舅……”兩世為人,舅舅在她心目中是比父親還要親的人。

    上一世,親生父親何元峰一次又一次把她推給高官子弟,為了平步青何仕途更順暢,甚至不惜給她下藥送到高官床上。

    在她記憶里,只有舅舅才是唯一疼愛過她的人。

    再活一世,看到這個把自己養大成人的舅舅,兩世的委屈和不甘涌了上來,再也控制不住哭了出來。

    梁衛民看了看四周聚攏的百姓,再看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外甥女,也有些慌了。

    “小曦,到底怎麼回事,你跟舅舅說,舅舅替你做主。”

    打從她懂事以後他就沒見她哭過,就算在外頭被欺負了,她也從來不會多說,懂事得讓人心疼。

    哭成這樣,肯定是受大委屈了!

    “舅舅……”抓著梁衛民的衣角,何瑞芽抹了抹眼淚,故意朝陳麗雪和梁丹怡看了過去,欲言又止。

    這下子,梁衛民哪里還看不出來,準又是自己老婆跟女兒欺負她了。

    何瑞芽見舅舅了然,也沒傻到讓舅舅以為這是姐妹倆之間的小打小鬧。

    這次的事情,她就是要鬧大,鬧大了才有好戲看。

    “舅媽跟表姐騙我說京都爺爺派人接我回去,可是走到半路,她們就把我從山崖推了下去,我這是從山谷里爬出來的……”

    從某些方面來說,她或許也該謝謝她們,如果不是她們對她下手,她也不可能有機會重活一次!

    “什麼?”梁衛民頓時沉了臉,冷眼朝陳麗雪掃了過去。

    “她胡說八道!”陳麗雪也急了,當著這麼多鄰里鄉里的面,她不要臉老梁還是村長他要臉呢!

    “誰知道這丫頭自己跑哪里玩摔下去了,虎毒還不食子呢!再怎麼說你也是我外甥女,我會做這麼惡毒的事情嗎?”

    好一句虎毒不食子,陳麗雪為了撇清關系還真是什麼都敢說。

    要不是她親眼所見,她還真會信了她的鬼話!

    “我沒有!明明是舅媽你想讓表姐頂替我回京都何家,趁著送我們去鎮上的時候把我推下去的!舅媽你說不是你做的,那把表姐叫出來對質不就清楚了!”

    何瑞芽不得不承認,陳麗雪的算盤確實打得很精,可她怎麼都沒想到她摔下懸崖沒死成,還回來了!

    不管陳麗雪對梁衛民說了什麼,只要她活著回來,她所有的解釋都會成為謊言。

    尤其現在,回了京都何家的不是她何瑞芽,而是梁欣怡。

    這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正主都還在這里,冒牌的反而進了何家,陳麗雪打著什麼主意梁衛民要是看不明白就真的傻了!

    果不其然,一听何瑞芽這話,梁衛民的臉色陰沉得仿佛能看到殺氣。

    鄰居張大嬸一向看不慣陳麗雪當了村長夫人得意的勁,這會兒看好戲似的,逮著機會站出來替何瑞芽說話。

    “麗雪妹子,今天我們大家伙可都看到你開著三輪車載著何瑞芽和梁欣怡去鎮上了,還說什麼欣怡要陪何瑞芽回京都何家,她這是跟著去陪讀呢,還是頂替人何瑞芽搶人家千金小姐的位子呢?”

    在陽村村民看來,何家在京都是大家族,何瑞芽就是千金小姐。

    每個月陳麗雪都領著何家給何瑞芽不菲的生活費,不用下地干活,白享了何家的好處,讓他們好一番羨慕!

    可這正牌的千金小姐丁點兒沒享受到千金待遇,反而被梁家那兩個女兒佔足了便宜。

    “就是啊,我們大家伙都看到了,這何瑞芽一身傷跑回來,你大女兒反而去京都了,該不會你真把何瑞芽推下山崖,讓你女兒頂替了吧?”

    “唉喲!可憐的小何瑞芽,你這舅媽也太狠毒了吧!”

    “為了讓自己的女兒去享福,把外甥女推下山崖,陳麗雪還真敢這麼干啊?!”

    誰不知道昨天陳麗雪開著個三輪車招搖過市,恨不得讓全村的人都知道她女兒要跟著何瑞芽回京都了!

    假的總歸是假的,真不明白高興個什麼勁!

    屋子外圍了一群的鄉里鄉鄰,梁衛民又氣又難堪!

    尤其是看到何瑞芽傷痕累累,他這會兒實在冷靜不下來!

    “陳麗雪,你給我好好解釋這到底怎麼回事!”

    被自家老公這麼一吼,陳麗雪也有些慌了,“老梁,連你也懷疑我嗎?死丫頭分明是在栽贓陷害我!”

    想到自己昨天晚上說的那番話,陳麗雪一陣心虛。

    這個謊撒得太大了,她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圓回去。

    “你跟我說欣怡和何瑞芽回了京都,那為什麼何瑞芽滿身傷痕回來?!全村的人都看到你送她們去鎮上了,你還想狡辯?!”

    梁衛民看著死不承認的陳麗雪,心都寒了。

    何瑞芽好歹也是他們看著長大的,他把她當親女兒一樣疼愛,陳麗雪竟然狠得下心下這個毒手!

    “我狡辯什麼了?我把她們倆送到鎮上坐火車,誰知道這丫頭是不是臨陣脫逃跟鎮上的有錢男人跑了!現在外頭的誘惑那麼大,鎮上的有錢人多了去了,防不勝防!”

    “屁!何家家大業大,她還是何家的大小姐,放著何家在京都的富貴生活不過,看得上窮鄉僻壤小鎮的土財主?而且何瑞芽才十六歲,沒出過陽村,她懂什麼誘惑,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這種借口說出來,估計連她自己都說服不了,還敢拿來糊弄他,真當他是傻的嗎?!

    “爸,你把何瑞芽想得太簡單了,她在學校里就總是對男同學拋媚眼,心眼多著呢!”

    梁丹怡本來不打算參戰,這會兒見老媽敗陣下來,生怕斷了自己以後~進京都讀書的夢,忙站出來說話。

    “沒讓你說話,你給我閉嘴!”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