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9新皇
    翌日,正是太子賀謹諾登基的日子。

    肖悅一早就起來,坐在梳妝台前,任由翠兒給她收拾著。

    今天不一樣新皇登基,著裝一定要正式隆重的。

    她今天身穿一鵝黃色宮裝搭了白色披風。整個人清新淡雅。

    翠兒幫她梳了個宮廷中髻。肖悅本身個子就出挑,所以不需要梳那種高高的發髻。

    在一堆頭飾中,肖悅還是看賀修離送的那只白玉簪順眼。就讓翠兒幫她帶上。在選了兩只淡綠色的珠花插在鬢間。

    翠兒看自家小姐越看越滿意︰“小姐,你可是真好看啊,這京城之中,可沒哪家小姐能比得上您呢。”

    肖悅哈哈一笑︰“就你貧嘴。”

    “奴婢說的是真的呢,去館子里的小姐們都在跟奴婢打听,您是用了什麼法子變得越來越好看的呢。”

    “奴婢就說,用的是咱家自制的面膜,涂的也是自家的胭脂。那些小姐呀,就一窩蜂的搶購,差點斷貨了呢!”說完,捂著嘴就笑了起來。

    肖悅回頭刮了下她小鼻子,說到︰“翠兒也變奸商了哦。”

    “哪有,再說無奸也不商嘛,嘻嘻。”

    賀修離早早地就派馬車在將軍府門外候著了。

    主僕二人出了院子,就見肖遠山帶著肖磊秦氏也往外走。

    肖悅叫了聲︰“父親!母親!”

    秦氏直接忽略掉肖悅,徑直往前走去。肖玉得死給她打擊不小,整個身形都單薄了不少,紫紅色的宮裝松松垮垮的。面色也暗沉的可怕。

    肖遠山只是重重的哼了聲轉身就走。

    肖磊倒是上前一步︰“長姐這是也要進宮嗎?”

    “是的,”肖悅回答道,眼光卻盯在肖遠山遠去的背影上。

    前世父母雙亡,她來到這里,其實是很渴望得到父母的疼愛的。

    不曾想肖遠山夫婦把女兒的遭遇都歸在她的頭上,她又有何錯!

    也許正如師傅所說,星際種子的命運,本就該孤苦無依的吧!肖悅心里酸楚的想到。

    “我和父親的馬車,還可以坐下,不如就一起吧。”肖磊提議到。

    “坐不下!”肖遠山的聲音狠狠地傳來。

    肖悅無聲的嘆息,默默地走在後邊。

    到了府門外時,肖遠山父子已經坐上了馬車,在看到肖悅上了攝政王府的馬車後,肖遠山重重的摔下簾子,“哼!”

    兩輛馬車一前一後的到達皇宮大門,守在大門的司儀就馬上迎了上來,肖悅被引著去太後寢宮。

    “肖小姐,請。”小太監客氣的對肖悅作揖道︰“太後娘娘已等候多時了。”

    肖悅還了一禮︰“有勞公公了。”

    ————

    太後寢宮,皇後與一眾嬪妃,正在和太後說笑著,鶯鶯燕燕,笑語不斷。

    肖悅規規矩矩的請安。

    太後笑著招呼肖悅過來坐。

    皇後暗暗觀察肖悅,這個差點成了睿王妃的女子。墨兒心儀多年,她這個做母後的,又怎會不知。

    真是個美人兒,可惜,現在和攝政王有婚約,不然倒是和墨兒挺般配的。哎!

    賀瑾睿的生母賢妃也在暗暗打量。

    以前這個肖悅,不懂規矩,上不得台面。

    現在看來都是謠言。

    都說肖側妃,是京城第一才女,第一美人。也不過爾爾。

    肖家三個女兒,沒想到最不起眼的,反而成了最耀眼的。生意做的紅紅火火。長相也是頂好的,這睿兒也不知當時怎麼想的。

    各宮女人都暗自打量著肖悅,心中各有想法。

    肖悅微笑著坐在太後身邊,接過掌事姑姑手中的茶壺,時不時為太後續上茶水。並不多言語。在這深宮大院,言多必有一失,不是麼。

    “時候也差不多了,皇後就先帶人過去吧。”太後說道︰“悅兒留下來,等會陪哀家一起過去吧。”

    皇後等人疑慮的看了眼肖悅,就告退魚貫而出了。

    “悅兒此次前去如何?”太後見人走光了,才慢慢問到。

    “我與賀,與攝政王已經準備就緒,師傅為我們打通了所有關卡。只是師傅受了內傷,怕是要閉關很久了。”肖悅回答道。

    “那你師傅推算出是什麼了嗎?”

    “妖界的金靈聖主,本來封印好好的,不知道被什麼解了封印。”

    “果然是這老妖王。看來人間還是要遭一回劫難了。”太後難了口氣。

    “悅兒有件事,不知該不該問?”

    “什麼事啊?但說無妨。”

    “悅兒不知,”肖悅有些猶豫,“不知您是?”

    她不敢問出是不是星際種子的事,要是沒有的事,問了反而不好。

    太後有些傷感地說道︰“星際種子,是吧?哎!本來都是的,還有你師父那老家伙。”

    太後陷入回憶︰“我們星際種子也是有年限的,我已經夠老的了,現在只能做個預言。很多事情能看到,听到,卻無能為力了。

    你師父和我是同一批,在你們還沒來的時候,我和無塵這一批,就擔負起所有的責任。一起出生入死,記不得有幾世了。

    因為是舊識。所以,離兒很小的時候我,就把離兒交給他了。無塵吶,這次怕也是到頭了。”

    “哎!”太後深深地嘆了口氣。“作為星際種子的被派下來,就沒有召回過。到了極限的,就灰飛煙滅了。但從沒有一個有怨言的。看到的多了,自個兒也早有準備了。悅兒怕麼?”

    “不怕,”肖悅輕輕說到。

    “世間萬事,各有各的生存法則。為什麼而生,就該為什麼而戰。不然存在又有何意義?”

    太後欣慰的握住肖悅的手︰“好,好,好,就知道你會義不容辭的。”

    “太後,雖說金靈聖主已經甦醒,但悅兒心里總覺得哪里不妥,又說不上來是哪里,總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此事不易操之過急,我們在明,他們在暗。”太後說道,“就看今天,他們來不來了吧。正常來講,以金靈妖王的性格,是不會錯過這個好時機的。”

    “時候差不多了,我們去瞧瞧。”太後說著就站起來。肖悅和掌事姑姑一邊一個,扶著太後去參加慶典了。

    來到正殿。

    正在進行著封典儀式。

    太子賀瑾諾,明黃色龍袍加身,頭戴同是明黃色的冕旒。整個人英氣威武,一代帝王就此產生。

    我國歷史上除清朝以外,其他朝代皇帝頭頂上都是帶著有“門簾”的帽子,其實這頂帽子的名字叫做冕旒,“冠冕堂皇”就是從這兒出來的。

    太後以後就是太皇太後了,以此類推,皇後變太後,其他的也跟著位分升了一輩。就不一一敘述了。

    賀修離仍然是攝政王。這點先皇有遺詔的。

    最讓人意外的是,遺詔里竟然還有肖悅。是這樣寫的︰“肖家長女肖悅,聰慧得體。皇家並無公主,實數遺憾,特加封肖悅為公主,封號安定,欽此!”

    不僅肖悅迷糊了,所有人都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是一波什麼操作?

    只有太皇太後微笑不語。她這個皇帝兒子有眼光,知道悅兒以後必會為國家出力,這樣也給足了離兒的面子。好啊,好啊!

    女眷中,一時議論紛紛。這肖悅有什麼好,竟然直接做了公主。命嗎?命啊!

    肖靈坐在賀瑾睿身旁,不以為意的邪魅一笑。笑到最後的才是贏家,不是麼?到那個時候公主又算什麼呢?

    震驚的還有肖遠山,這個讓他不喜的大女兒,一躍就成了萬人仰慕的安定公主了。從未想過這個女兒會有光宗耀祖的那一天。而這一天就這麼來了。在眾臣一片恭賀生中,肖遠山心中五味雜陳。

    被其他命婦恭喜著的秦氏,差點就暴走。憑什麼這死丫頭就能飛黃騰達!憑什麼自己的兩個女兒,一個莫名其妙的死了,一個僅是一個王爺的側妃!

    剛想到這,就听到睿王賀瑾睿奏稟到,“恭賀皇上登基大吉。臣弟在這也想討點喜氣。臣弟正妃因病歿了,正妃之位空缺。臣弟想求一道旨意,扶肖側妃為正妃,望皇上應允。”

    說著一揖,垂首听命。一副恭敬的樣子。

    “睿王痛失愛妻,也要節哀。扶側為正不為過,朕允了,望你夫妻二人和和睦睦,白頭偕老。”

    “謝陛下,”“謝陛下。”肖靈,賀瑾睿同聲應到。

    秦氏心里很是安慰,但想到肖玉得死,心里還是耿耿于懷的。

    肖靈抬起頭,沖著肖悅莫名一笑。就和賀瑾睿退回到位子上。

    肖悅在看到肖靈那張異常妖媚的臉時,不僅皺起眉頭,總覺得哪里不對。太皇太後也看著肖靈,若有所思。

    別看賀謹諾,平時吊兒郎當的跟在賀修離身後。此時剛登基,就頒布了一系列利民政策。

    老百姓奔走相告,舉國稱贊新皇英明。

    接下來就是宮宴了。肖悅自是與太皇太後坐在一起了,現在是公主的身份,旁人也無可厚非。

    賀修離也非要擠在一起。說是要陪母後。明眼人都知道他要陪的是誰,也都但笑不語。

    肖悅倒是大大方方的吃著賀修離夾來的菜。

    太皇太後也笑逐顏開的看著二人,滿心歡喜。

    他們預料要發生的事情沒有發生。不是更好麼。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