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八章.你也覺得我們不合適嗎
    也許是真的有些醉了,他這會兒也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反倒就這麼眨巴著一雙眼楮同他對視。

    蕭知凜的表情越發怪異,最後長嘆一聲把他給放在了沙發上。

    就在alpha要離開的瞬間,宋言涼以細長手臂勾住他的脖頸,將人猛地拉下來。

    略帶者酒香的炙熱呼吸與之交織,兩人的鼻尖幾乎要頂到一處去。

    “我給你找醒酒藥劑。”蕭知凜說完又要站起身,宋言涼卻絲毫不松手。

    半晌,他感覺心底浮動上隱約的委屈,水光瀲灩的眸也不自覺垂了下來。

    “蕭知凜。”

    他素日聲線清冷,像這樣顯而易見的乖巧和軟糯少之又少。

    蕭知凜听見自己的名字被他以這樣難過的模樣喊出來,一下子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蕭知凜......”

    宋言涼又喊了一聲,他便已經察覺到這小家伙是有話要和自己說。

    被迫俯身的感覺不太好受,蕭知凜思忖片刻,索性在宋言涼身側坐下,接著放任omega依賴地鑽進自己懷中。

    “怎麼了?”

    宋言涼在他懷里搖搖頭,微微被汗濕耷拉在額頭的碎發被掃開,露出光潔白皙的額頭。

    可沒過多久,他又小聲呢喃︰“你是不是也覺得我們不合適啊?”

    他的聲音很輕,輕到蕭知凜幾乎听不清。

    但他並不知道宋言涼為什麼要這麼說,還以為是自己那天晚上讓宋言涼好好考慮的話,被他自己曲解成了這樣。

    想到這,他有些哭笑不得地揉了揉懷中人柔軟的發絲,聲音難得柔和︰

    “我不這樣覺得。”

    “哦...”宋言涼嘟囔一聲︰“可是他們都這樣說。”

    他們?

    蕭知凜一愣,等回過神來想要問是誰,一低頭卻發現那雙海藍色的眼眸已經疲憊地合上了。

    縴長的睫羽微微顫抖,好像還沒有睡熟。

    眉頭也輕輕蹙著,像是在夢里還在回味那些不好的事情。

    蕭知凜無奈嘆口氣,轉頭看見劉媽拿著醫藥箱過來,索性接過一只解酒針劑給他注射。

    “蕭先生。”劉媽蹲在地上,有些憐惜地看了宋言涼一眼,接著小聲說︰

    “言涼是個好孩子,這些天來您和他相處了這麼久,對他印象如何?”

    蕭知凜此時低垂著眼眸專心掀開宋言涼的袖口注射,從她的角度並看不清楚其中情緒。

    半晌,淡藍色的藥劑緩緩注射進入,修長有力的手指將針管輕輕拔出,繼而丟進醫療箱內的小垃圾桶。

    劉媽終于看見了蕭知凜的表情,也逐漸怔住了。

    “劉媽,你照顧我這麼多年,我一只哦感恩在心。”蕭知凜幫宋言涼挽下袖子,眼神一直很冷。

    “但現在你受雇于我,是不是應該斷絕和我母親的交易,拒絕幫她打听我的消息。”

    听見此話,劉媽尷尬地站起身來,小聲說︰

    “抱歉,只是今天蕭老夫人來找我,托我幫忙打听一下您對宋言涼的態度。”

    蕭知凜沒有看她,微微俯身將宋言涼打橫抱起,朝著樓上走去。

    “如果您還打算在我這里工作的話,就不要再幫外人打听任何事情。”

    後半句話他沒有說下去,但他知道劉媽已經懂了。

    回到樓上主臥,他將宋言涼放在沙發上,轉身去浴室取了毛巾打濕,打算幫他將身體擦拭干淨。

    起初一切進行的都很順利,可當他將少年寬松的運動衣脫下來,露出下面勻稱有致白皙柔韌的身體時,卻忽然感覺身體徒然燥熱起來。

    他猛地丟下手中的毛巾,頗為狼狽轉過身去,努力平息著自己的呼吸。

    奇了怪了,又不是剛成年的小毛孩,怎麼只是看一眼就這麼容易上火!

    蕭知凜深呼吸幾口,想要讓自己做好準備。

    可只要一閉上眼楮,腦海中就滿是那具近乎完美的少年身軀。

    他不得不站起身倒了幾大杯水,又給自己扎了一針抑制劑,這才感覺身體逐漸冷卻下來。

    努力放空自己,拿著毛巾將少年上上下下擦了個干淨。

    當然,關鍵位置他是閉著眼擦的,也並沒有做的太細致。

    可即便這樣,等結束以後,他還是出了一身的汗。

    好不容易把人給塞進被窩里,蕭知凜終于喘著氣放松地躺在了沙發上。

    可還未恢復元氣,房間里便炸開一陣終端鈴聲的響動。

    他一下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找到自己從宋言涼手上摘下來的終端看了一眼。

    【白予珩來電。】

    他估摸著是宋言涼的同學,也並沒打算接。

    可手才剛摁在紅色的按鈕上,那破終端卻跟出了問題似的,一下子就接通了電話。

    “我靠言涼,你今天帥爆了啊,現在學校里的人都在討論你和凌汛!”

    對面的人聲音很吵,完全掩蓋不住情緒里的激動。

    蕭知凜原本想直接說自己不是宋言涼,可听見他說起凌汛,卻一下子反應了些什麼過來。

    “你怎麼不說話?人呢?”

    蕭知凜沉聲回復︰“他在睡覺。”

    “啊?”白予珩的聲音低了下去,有些傻地問︰“那你是誰啊?”

    他一問這個,蕭知凜沉默片刻,這才發覺宋言涼原來沒有和他同學說自己和他結婚的事情。

    心底莫名竄上幾分酸澀感,但他也並未直接說穿,只回答︰

    “我是他朋友,今天學校里發生什麼了?他和凌汛說了什麼?”

    一說這個,白予珩就來勁了︰“我也不知道啊,听那些離得近的同學說,言涼好像在和凌長官討論什麼作戰方案吧,然後凌長官說言涼不合適什麼的...”

    他似乎也一下子忘記了確定電話這邊人的身份,說話的聲音又快又激動。

    “不過具體說了什麼大家也不知道啦,所以我這不是特意打電話來問嗎?”

    不合適?

    蕭知凜一愣,沒將白予珩嘰嘰喳喳的八卦聲收入耳中,反倒回想起方才宋言涼委屈巴巴問自己他們是不是不合適的模樣。

    想到這里,他眼神逐漸冷了下來。

    而那邊的白予珩八卦完了才又問︰“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宋言涼除了我之外還有別的好朋友嗎?”

    蕭知凜沒心思再跟他解釋,索性丟下一句“你明天問他”便掛斷了電話。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