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幼崽(小時髦精)
    雪寶不喜歡喝姜茶,听媽媽說回家要喝姜茶,哀怨的小包子臉都要鼓起來了。

    陶麗華捏了捏閨女的小肉臉,說︰“這還不樂意了?哪回喝姜茶,沒給你糖吃?”

    小姑娘立刻眉開眼笑,小臉兒一下子就多雲轉晴,糯唧唧的嘴甜撒嬌,當媽的哪里敵的住這一套?陶麗華笑的歡喜,抱著小閨女顛了顛兒,說︰“還沒吃糖就嘴甜,你個小胖墩兒。”

    雪寶嘿嘿一聲,蹬蹬腿兒,說︰“媽媽,我要下來。”

    陶麗華將閨女放下來,小姑娘立刻牽著媽媽的手,說︰“手牽手,一起走。”

    陶麗華笑了出來,反手牽住閨女的小手兒,她的小手兒還帶著小肉坑坑,軟乎乎的,娘倆兒一起來到百貨公司二樓,這里專賣兒童用品,玻璃櫃里擺著各種涼鞋,小雪寶一下子就貼上去了,帶著小激動︰“媽媽你看!好多!你看那雙粉色,好好看哦。”

    雪寶毫不猶豫的就指向了粉紅色,她呀,最最喜歡粉紅色了。

    “媽媽,買著一雙吧,好不好?”

    陶麗華︰“麻煩你把這雙拿一下,讓孩子試一試。”

    小雪寶換上新鞋鞋,激動的小臉兒紅撲撲,她扶著櫃台晃蕩小腳丫,說︰“好看嗎?我好不好看?”

    “好看,最好了。”陶麗華笑著說︰“同志,麻煩你給我開票,就要這雙了。”

    她看著閨女原地喜滋滋,眉眼彎彎的樣子,說︰“不換了,直接穿著回去。”

    她低頭把舊鞋子放進了鞋盒,一抬頭就看到小丫頭還在臭美,她喜滋滋的盯著自己的胖腳丫,小小聲的嘟嘟囔囔自言自語︰“我怎麼這麼好看啊。”

    陶麗華噗嗤一聲笑出來。

    他家這個,可真是像了她爸,就是一個小孔雀。

    小女娃兒不知道媽媽笑什麼,懵懵懂懂的大眼楮看向了媽媽。陶麗華帶著笑說︰“走,咱們買肉去。”

    “吃肉肉吃餃子,吃餃子吃肉肉。”小女娃兒碎碎念。

    陶麗華笑著說︰“那咱多買點,讓你吃個夠。”

    “哇哦。”小雪寶高興了。

    娘倆兒下樓奔著不遠的農副食品店,現在可不像早些年買東西要票供應難,陶麗華眼看各種肉都有,割了二斤肉。這才馱著閨女回家。

    他們機械廠的家屬院兒位置不差,騎自行車回家也就不到半個小時,一到樓下,就看到牆根兒底下排排坐了幾個小崽崽。

    等在這里的崽崽四人組,就是住的距離雪寶最近的幾個小家伙兒,平時也是一起去幼兒園,一起回家的。有老元家的小元澤,小名兒元寶;還有對面樓熊家的熊燦爛,小名兒熊寶;再就是兩個女娃娃,一個是他們家樓上的孔甜甜,甜寶兒;還有一個是小姑娘甦萌,萌寶兒。

    “雪寶。”大家齊刷刷的叫。

    雪寶從媽媽身後探頭,揮舞小爪爪,叫︰“甜寶,萌寶。”

    幾個小孩兒都站了起來,被點名的兩個小女孩兒還有點不好意思的臉紅了。

    喏,這也不奇怪啊,孔甜甜和甦萌都沒想到,自己三十好幾的年紀突如其來又回到四歲,然後呱唧一下變成了“×寶”,總歸有點不好意思。

    畢竟啊,也不是人人都像元澤一樣厚臉皮,可以自稱一聲“元寶”。

    “雪寶,我們一起來玩好不好?”

    雪寶立刻點頭,掙扎著拍了拍陶麗華︰“媽媽,我要下去。”

    陶麗華將人拎下來,說︰“去吧。”又叮囑說︰“別跑遠了,就在家門口玩兒,曉得嗎?走遠了遇到拍花子可沒人救你。”

    小家伙兒響亮的回答︰“知道啦。”

    陶麗華這才鎖了車子上樓,媽媽一走,小雪寶就得意的伸出自己的小腳丫,說︰“看,我的新鞋子,是不是棒棒的?”

    熊寶︰“好看!”

    小雪寶納悶兒的抬頭看向熊寶,熊寶最喜歡揪她的小辮子,還說她是小卷毛狗兒,最淘氣的就是他。雪寶都不愛跟他玩兒的。可是哦,今天竟然夸獎她!

    雪寶大大的眼楮,濃濃的迷茫。

    小姑娘又想到這人一早跑到自家哭,歪歪頭,軟糯糯的問︰“你今天怎麼啦,你媽媽揍你了嗎?”

    熊寶︰“……才沒。”

    雪寶長長的哦了一聲,黑葡萄大眼寫滿了“我不信”。

    熊寶急切︰“我媽真沒。”

    雪寶更不相信啦。

    挨揍了,肯定挨揍了。

    她伸手拍拍小伙伴的肩膀,看在他今天好像不錯的份兒上,她可以說一點自己的小經驗哦。

    雪寶勾勾小爪爪,將幾個人聚在一起,壓低聲音,小聲說︰“媽媽要打人的時候,要大聲哭,然後喊,我錯啦,我真的錯啦,我以後再也不敢啦,我會做一個乖小孩兒。”

    她挺挺胸,小驕傲︰“只要喊的快,就不會挨揍了。”

    四個大人芯子的小家伙兒看著眼前這個三頭身小女娃兒,默默的望天。

    小雪寶小肉手戳戳熊寶,說︰“听到沒。”

    熊寶︰“……哦。”

    元寶鼓掌︰“雪寶真聰明。”

    小雪寶翹起了嘴角,嘴角蕩開一朵小花花,她圓溜溜兒的大眼楮都高興的彎成了小月牙兒。

    甦萌話不多,她看著眼前的小雪寶,也跟著笑。

    原來小時候的雪寶,是這樣的呀。

    在她的印象里,雪寶是個肉呼呼胖嘟嘟的小女娃兒,這個年頭兒肉呼呼的小女娃兒可不多,她可愛極了,因為家里條件不錯,小丫頭衣服多多穿的超好看,是她最羨慕的小女孩兒。

    這是她印象里的小雪寶,可是現在看起來……

    雖然小姑娘還是肉嘟嘟,但其實根本不是現代小胖子的樣子,就是有點小奶膘兒。是比她和甜寶肉肉多,但是跟三十年後的小孩兒比,絕對稱不上胖。而且吧……她印象里,小雪寶是小時髦兒精啊。

    但是現在,她穿著小草莓裙裙,沒腰的,腳上穿著玫粉色的塑料涼鞋,哦,腦袋上還別著小草莓發夾。

    這……小草莓發夾倒是可愛,但是這一身草莓一身粉……甦萌嘴角抽搐了一下。

    她以人格發誓她沒撒謊,雪寶超可愛,但是這身兒也挺一言難盡的。

    真的,全靠顏值撐著。

    “雪寶穿的真可愛。”熊寶還在表達自己的熱情,真誠的不得了。

    甦萌︰……呵,男人。

    哦不,呵,小男娃兒。

    不過哦,甦萌打量小雪寶,覺得果然長得好看的小女娃兒,即便是一身打扮很土氣,但是也可愛的不得了。

    當然!!!

    她可以更好看!

    只要有她甦萌,小雪寶就可以是九十年代最時尚的弄潮兒!

    甦萌越想越覺得相當可以,她鬼鬼祟祟的微笑起來……

    雪寶被夸獎啦,得意的腆著小肚肚兒,大眼楮彎彎,只是哦,一回頭,看到小伙伴萌寶嚇人的笑容。小雪寶一個激靈兒,往甜寶身邊靠了靠,軟乎乎又小心翼翼的問︰“萌寶,你今天,也挨罵了嗎?”

    萌寶也奇奇怪怪,怪嚇人的呢。

    甦萌一甩手,微笑︰“我才沒挨罵。”

    挨罵了,這也是挨罵了。

    小雪寶又長長的哦了一聲,挨罵都不會承認的。

    她挽住甦萌的手,說︰“不要傷心,我們一起玩。”

    媽媽說了,跟小朋友一起玩,要團結友愛,有商有量,她好懂事噠,主動問︰“萌寶想玩什麼吶?”

    甦萌看著小雪寶萌噠噠的小模樣兒,覺得心都要化了,果然幼崽是最可愛的,懂事又好看的幼崽更是超級無敵可愛,就是這衣服……她上下打量小雪寶,突然靈光一現︰“我們玩過家家吧。”

    雪寶舉起胖爪爪︰“同意哦。”

    孔甜甜熊寶元寶︰“同意同意。”

    甦萌︰“那雪寶兒想做什麼?你演媽媽還是孩子?”

    雪寶躊躇了一下下,乖乖問︰“我能做公主嗎?我想做最好看的公主。”

    甦萌從然如流,說︰“可以,我們玩皇宮過家家,你做公主,我做裁縫,公主來裁縫這里做衣服。”

    小雪寶︰“噯?”

    甦萌一本正經︰“公主必須要有公主裙,雪寶沒有啊,我作為裁縫,我可以給你做,我家有縫紉機。”

    這個時候,一旁的孔甜甜覺得哪里不對,生出一點點擔心,拉住了甦萌問︰“你想做衣服?”

    甦萌︰“對啊,走,去我家。”

    小雪寶兒︰“噯噯?”

    孔甜甜覺得頭疼,她趕緊拉住甦萌,說︰“你才四歲,你媽不會讓你動縫紉機的,還有,咱也沒有布料啊!四歲,才四歲!你清醒一點。”

    小雪寶兒附和著︰“對呀,我們四歲,大人不讓干。”

    甦萌微笑︰“沒事兒,我媽听我的。再說,誰說我家沒有布料的?我家有窗簾兒啊,我家窗簾不適合做窗簾,但是做小娃娃衣服肯定很可愛。我可以給裁了。”

    雪寶兒震驚了。

    她趕緊拉住自己的小伙伴,苦口婆心呦︰“你醬紫,會挨揍的。”

    小家伙兒想一想如果自己把家里窗簾兒剪了,她抖一抖,覺得小屁股保管保不住,要被竹筍炖肉。

    她默默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屁股,更堅定︰“萌寶,你要冷靜呀!”

    一旁的孔甜甜已經開始揉太陽穴了,是聰明人腦子都一根筋,還是重生之後……降智?

    大寫的愁!

    孔甜甜憂愁,小雪寶還憂愁呢。

    她小小年紀,就承受了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小憂愁,要為自己的小伙伴擔心啦。

    媽媽騙人,媽媽說周圍鄰居里,最懂事兒的小孩兒是萌寶,媽媽騙人!

    萌寶最調皮,萌寶動縫紉機,萌寶還要剪窗簾兒!

    萌寶,超調皮!

    她叉腰腰,指揮其他幾個︰“你們,勸勸呀。”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