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Chapter2(在你報警以前,方便借個火...)
    chapter2

    “............”

    沈席予的嘴角急不可察的扯出一抹暴虐的弧度,黑  的眸子在望向男人時也帶著幾分嚴厲的審視。

    男人的表情一派正常,瞳仁像淌過黑色水紋般澄澈,看不出半點多余情緒的波動,好似剛剛那一句話不過隨口一說,隱隱約約的,沈席予還能嗅到對方身上若有似無的煙草和麝香氣味。

    沈席予收回目光,淡淡地笑了兩聲,用不經意地語氣輕輕掠過,並不顯刻意,“這是.......搭訕?”

    “不一定,”男人施施然的輕笑一聲,目光落在沈席予身上,眼神炙熱,“...也可能是狩獵目標。”

    沈席予自動屏蔽男人審視的目光,手指在鍵盤上敲打了兩下,“您的談話......”

    沈席予嘴唇微張,露出一個危險的微笑,“听起來頗有一些反社會。”

    男人笑著眯了眯眼,不甚在意的聳了聳肩,打趣道,“但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害怕。”

    “你錯了,”沈席予語氣涼涼,目光坦率的同男人對視,尾音拉得極長,“我的手已經放在了報警器上。”

    男人面上笑意不減,淡定地將手伸進口袋,見對方正盯著自己,他先是雙手舉起,做出一個投降的動作,低笑一聲,“別緊張,我身上可沒有利器。”

    說著,男人便從兜里拿出一包萬寶路,夾起一根,在骨節分明的指腹間摩梭。

    男人無辜的眨了眨眼,“在你報警以前,方便借個火嗎?”

    沈席予面不改色地看著他,眸色清冽得像是深冬里的一汪湖水,語氣沒有太大波動,“當然,建議您出門右拐一百米,那邊就有個便利店。”

    男人不置可否,輕笑了兩聲,右手手肘卻順勢搭到了吧台上,指尖悄無聲息的叩擊著桌面,即便是在奶茶店,配上男人的氣質和服飾,依舊有一種波蘭貴族的慵懶感。

    “那你怕不怕...”<br/><br/>男人聲線中糅雜著掩飾不住的笑意,“我突然拿出一把槍。”

    沈席予聞著男人身上飄來若有似無的煙草味,輕描淡寫的動了動嘴唇,“那你擔不擔心,其實我已經按下了報警器。”

    男人笑出了聲,看著沈席予黑色的瞳仁中倒映著自己的身影,他的嘴角不由微勾,嗓音低沉道,“narcissus.”

    沈席予盯著他,<br/>依舊面不改色。

    男人微張的嘴唇溢出灼灼熱氣,嘴角更是揚起一抹略顯扭曲的弧度,語氣洋洋道,“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

    沈席予抬眸,室內的頂光燈照在他的身上宛如披上了一層白紗,脖頸處淡藍色的血管也清晰可見。

    兩人的視線僅交匯了一秒,沈席予就淡然地收回目光,語氣極其肯定,沒有太多起伏,“沒有。”

    男人姿態慵懶中帶有一絲挺拔,俊美而又陰郁,他又是一聲輕笑,笑起來的時候像盛開的薔薇,攻擊性極強,他忍不住咂舌道,“就這麼篤定”

    沈席予沒有搭腔,一臉冷淡。

    “那這樣好不好,”男人一點都沒有自討沒趣的自覺,語氣懶散,發出邀約,“等你下班,我們小酌一杯。”

    沈席予面無表情地站在原地,一如既往的語氣疏離,“先生,您的奶茶還需要嗎?”

    男人“嘖”了一聲,自上而下的又打量了一番沈席予的全身,目光睥睨而又危險,眼底藏著兩分隱秘的愉悅,“當然,一杯奧利奧奶茶。”

    男人微頓,露出一個迷人又危險的笑容,補充道,“全糖。”

    沈席予冷眼盯著他。

    “別緊張,”男人眨眼,“我們不談情,不說愛。”

    “沒有詩詞歌賦,也不聊風花雪月。”

    “就把盛滿情緒的盒子,留在漆黑的夜里,同這個粗糙不堪的世界,一起丟在昨天。”

    沈席予瞳仁漆黑,像玻璃珠一樣讓人看了忍不住墜落,他的眼楮鎖定在男人身上,目光漸漸危險。

    “別這麼看著我,”男人咧開嘴,看向沈席予的目光暗藏痴迷之意,“...我怕我愛上你。”

    沈席予的臉依舊性冷淡。

    “是嗎?”沈席予曲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發出一聲冷不丁的嗤笑,“可在我這里...”

    “你的愛...”沈席予的聲音一秒降回冰點,“一文不值。”

    兩人四目相對,就像即將噴發的火山,爆裂無聲,就連空氣都變得焦灼,像是閃爍著電光火石。

    男人壓下頭顱,吃吃地發出一聲低笑,聲音帶著顫,漆黑的眸子顯出一絲偏執,“不用懷疑。”

    “我也覺得。”

    --------------------------

    -------------------------------------------------------------

    “今天的課題是朊病毒。”老教授推了推眼鏡,繼續道,“早在18世紀,人們就發現朊病毒會引發羊瘙癢癥,瘋牛癥,它的結構非常簡單,僅僅是蛋白質分子,沒有dna,rna,但它卻是世界上最恐怖的病毒,死亡率高達百分之百.....”

    老教授在台上如念天書般拖拖沓沓的念著課本上就有的內容,台下的學生盡是昏昏欲睡,听歌的听歌,玩手機的玩手機,睡覺的睡覺,真正在听的學生可謂是寥寥無幾,教室里的悶沉的氛圍還不如自習課熱絡。

    也不知道是誰,突然在台下打岔,高聲道,“教授,既然同類相食會導致物種患上朊病毒,發病就會死亡,為什麼vampire的基因至今都沒滅絕甚至他們這個群體的智商,基因都優于我們這些普通人”

    “.........”

    “..........”

    教室里瞬間一片寂靜,就連細碎的嘈雜聲都因為這句打岔的話戛然而止。

    一瞬間,所有沒個正形的學生,紛紛抬頭,目光灼灼地望向講台上的教授,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樣,畫風與剛剛上課時的狀態可謂是判若兩人。

    老教授表情並無太大波動,見教室里的氣氛活絡起來不免多了幾分欣慰,清了清嗓子,解答道,“我先指正一下你的觀點,首先朊病毒蛋白它並不是同類相食而產生的,同類相食只是一個積累的過程。”

    老教授放下書,挺直腰桿,繼續道,“它的傳播途徑有限,高致死都恰恰印證著這個病毒很難傳開,因為患者會很快死光,而它的產生就是個巧合,它在合成蛋白質的時候沒能折疊成正確結構的蛋白分子,所以在本質上是一種錯誤折疊,並且它沒有復制能力。”

    “在我看來,朊病毒極大可能是哺乳動物在進化過程中為了維系族群穩定,並且防止同類相食,保護基因得以延續的族群保護機制......”

    “至于vampire.....”老教授頓了又頓,忍不住顰眉,眼底劃過兩分厭惡,面上又顯現出幾分復雜,語氣都跟著變得有些深沉,“他們本就是基因篩選出來的,他們的智力,體力,身高,外貌等綜合方面往往都優于我們常人,他們一出生就是天才......”

    還不等老教授說完,又有人打岔,“所以為了讓這群所謂的天才奉獻社會,創造價值,就不顧他們是天生的殺人魔,就連政府都要將這群魔鬼進行保護是嗎”

    老教授的臉色瞬間變了,課堂上談論跟政治有關的話題要是被錄音放到網上,那他的職業生涯還怎麼保得住

    “這節課就上到這兒,有什麼問題私下討論。”老教授的臉青一會兒白一會兒,板著一張老臉,胡子都要豎起來,直接撂下這樣一句話,拿起課案就下了課。

    徒留一群面面相覷的學生依舊坐在座位上一言未發,氣氛詭異。

    沈席予面無表情地盯著老教授逐漸消失的背影,臉部輪廓繃緊,雪亮的眼瞳在鏡片反射作用下閃著攝人心魄的冷光。

    旁邊有同學注意到了剛剛一直提問的人是他,忍不住戳了戳自己旁邊的人,指了指沈席予的方向,小聲嘟囔道,“G,他是我們專業的嗎我怎麼之前就沒見過”

    被人的那人嗤笑一聲,敲了一下她的腦袋,嘲笑道,“我們專業幾百號人,難不成你都認識”

    女同學不甘心的反駁道,“你也不看看他長啥樣,那張臉你見了第一次就不會忘了好嗎長成這樣,我不可能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那人又笑了,“得了,你平時不是玩手機就是干飯,不是在教室就是在宿舍,你能見幾個人”

    女同學瞬間被懟得啞口無聲,默默閉嘴。

    還不等沈席予坐起身,就有個男生大步一邁,徑直坐到他的旁邊。

    沈席予感受都動靜,微微側目,望向他。

    男生尷尬的搓了搓手,明亮的眼瞳閃過一絲窘迫,他曲指擦了擦鼻頭,有些結巴地問道,“那個.......這位同學,你對vampire和blood也很感興趣嗎”

    沈席予沒有立即作答,只是淡漠地盯著他,抗拒之意溢于言表。

    男生看起來十分靦腆,尷尬得氣氛令他耳廓也跟著漸漸緋紅,他欲要繼續開口說點什麼,但沈席予壓根不給他繼續說話的機會,面無表情地站起身,拿起自己的東西,就往外走。

    男生仍不死心,跟上了沈席予的腳步,見對方警惕性如此強,趕忙自我介紹道,“我是生物科學專業大三的學生,我叫梁華慶,我最近在寫有關vampire和blood基因的論文......”

    沈席予步伐穩健,目視前方,半分眼神都沒舍得分他一半,一副左耳朵進後耳朵出的模樣。

    梁華慶卻是見縫插針,一個人繼續喋喋不休,“你是不是對這方面很了解啊,你能跟我說說嗎?我想收集一些這方面的資料.....”

    眼見著這個男生要開始長篇大論開始絮叨,沈席予睨了對方一眼,食指抵在自己唇心,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

    梁華慶瞬間閉嘴,睜著眼,連眨幾下,耳朵燒得更厲害,白淨的臉都跟著升起兩分緋紅。

    沈席予又往後退了一步,重新拉開彼此的距離,才不急不忙道,“別白費力氣了,沒有任何一本學術雜志敢刊登這種論文。”

    梁華慶一窒,張嘴想要繼續說點什麼,沈席予卻率先打斷他,薄淡的嘴唇微挑,眼底一片寒意,“vampire,不過是控制不住自己欲望的低能者,失去道德和法律約束的殺人機器。”

    沈席予的聲音降到冰點,眼神陰暗得仿佛透不進光,黑得可怕,“....他們都該死。”
為您推薦